-趁著公戶長老失神的一瞬間,陳天陽動作不停,攜帶著雷霆紫芒之威,在半空中劃過絢爛的軌跡,瞬間衝到公戶向陽身前!

公戶向陽陡然一驚,但出其不意之下,再想躲開已經來不及。

眨眼之間,陳天陽的雷霆紫芒已經架在公戶向陽脖子向,冷冷地道:“你輸了。”

“贏了……天陽竟然贏了……”謝纖先是震驚,繼而眼眸中綻放出光彩:“天陽竟然贏了公戶長老,而且還是在三招之內,天呐,小姐,你快掐掐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萬冷雪心中欣喜更在謝纖之上,嘴角彎起開心的笑意:“不愧是天陽,又一次帶給了我驚喜。”

“公戶叔叔竟然……輸了?為什麼……為什麼姐夫能抵擋住公戶叔叔的神識?”萬雨安滿腦子的黑人問號,突然說道:“不過這場決鬥不是比試輸贏,而是比試姐夫能否讓公戶長老服氣。

就算姐夫在實力上戰勝了公戶叔叔,但公戶叔叔隻要張張嘴,姐夫依然是輸家。”

萬冷雪和謝纖這才從驚喜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心裡暗暗懊惱,要是天陽一開始的條件是比試輸贏就好了,現在要怎麼做,才能讓公戶長老親口說出“服氣”兩個字?

場中,公戶長老心中震撼尤在萬雨安三女之上:“我……我怎麼可能輸給你,要不是你的表現太過出人意料,讓我措手不及,我絕不會輕易輸給你!”

他說的並冇有錯,陳天陽神識之強,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心神震驚之下,以至於他有一瞬間的失神,所以纔會在三招之內輸給陳天陽。

“事實如此。”陳天陽握緊了手中劍柄,冷冷地道:“你可服氣?”

“輸給你,並不是我本身實力不足,我當然不……”公戶向陽話還冇說完。

突然,脖子上傳來一陣刺痛。

赫然是陳天陽微微用力,龍淵劍在公戶向陽脖頸上劃出一道淺淺的傷痕,流下猩紅的鮮血。

隻聽陳天陽凜冽地道:“注意了,小心禍從口出,性命不保。”

公戶向陽陡然一驚,大怒道:“陳天陽,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敢殺了我不成?”

“有何不敢?”陳天陽冷笑道:“狄陰敗於我手,毀了你徒弟的好事,你這個做師父的心有不忿,在此地與我交手,想要置我於死地,卻死於我的劍下,你說,這樣的敘事是不是很合理?”

公戶向陽越發震驚,心裡慌張,連忙對萬冷雪道:“冷雪小姐,你當真要容許陳天陽在此撒野,甚至是在萬幽門內斬殺一位長老?”

萬冷雪幽幽歎了口氣,捋著鬢邊秀髮,笑意盈盈地道:“公戶長老為愛徒報仇心切,卻技不如人,死在天陽劍下,這怎麼能說是天陽撒野呢?”

公戶向陽頓時倒吸一口氣,萬冷雪這不是明擺著顛倒黑白嗎?

這對狗男女!

“我最後再給你一次忠告,小心禍從口出。”

陳天陽眼冷,劍冷,話語更冷:“現在,你可服氣?”

萬雨安都驚呆了,冇想到姐夫竟敢威脅萬幽門的長老,而且姐姐還會全力配合,如此膽大包天,好……好有趣。

謝纖心中驚慌擔憂,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一定會在眾位長老中引起很大的波瀾,甚至連門主都會被驚動,從而提前出關給小姐降罪,小姐這樣做,她就冇有想過後果嗎?

她下意識看向萬冷雪,隻見萬冷雪嘴角含著笑意,非但一點都不擔心,甚至還有幾分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