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風雷之聲,陳天陽雙眼中猛然爆發出兩道紅色的火焰雷電,散發出熾熱的高溫,方圓十米之內的冰層都瞬間融化,眨眼間便襲到了雍陰身前。

雍陰神色詫異,萬萬冇想到陳天陽還有這等神通手段!

震驚之外,他也越發的決定要儘快除去陳天陽,萬一等以後陳天陽徹底成長起來,絕對會成為令他棘手的大敵!

雖然極為忌憚雷電,但雍陰還是一咬牙,選擇以肉身硬抗雷電,不給陳天陽還手的機會。

隻見他運轉真元,左臂猛然前揮,硬生生將兩道襲來的火焰雷電打飛到天上去。

雖然左臂傳來劇烈的疼痛,甚至有一種被雷火灼燒的感覺,但雍陰還是陡然加快速度衝向陳天陽,手上勞宮穴閃耀出詭異的黑光,彷彿是黑色的漩渦。

他這一招除了蘊含著龐大的掌勁外,還施展出了“奪魂法”,從**以及靈魂兩方麵向陳天陽下手,確保萬無一失!

頓時,陳天陽再度有了一種靈魂被剝奪出來的感覺。

幸好雍陰奪舍重生後,實力隻恢複了三成左右,施展“奪魂手”的威力也遠不足上次在滿月宗秘境下方施展的那次。

是以陳天陽隻感到有靈魂被剝奪的感覺,但身體卻冇有像上次一樣冇辦法動彈。

不過饒是如此,也足以讓陳天陽心驚膽戰了。

他連忙默誦“凝神咒”並且悄然拿出數張“凝神符”,捏在了手心。

冇錯,的確是數張“凝神符”!

當初公戶向陽隻給了陳天陽一張“凝神符”,但陳天陽本就走的是道家路子,之前在山上跟隨師父學藝時,也順帶著學了些道家畫符的本事。

之前在白念真那裡試驗過“離魂魔手”後,他便有感能否穩固住魂魄不被抽離體外,取決於雙方實力的差距。

隻不過陳天陽深知雍陰的可怕之處,便提前多畫了寫“凝神符”,確保自己的魂魄能更加穩固,以萬無一失。

果然,一經施展出“凝神符”,陳天陽之前那種魂魄立體的感覺頓時消失。

不過陳天陽依舊錶現出魂魄即將離體的呆癡模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暗中卻不斷催動“雷火珠胚”凝聚真元。

雍陰果然上當,不疑有他,當頭一掌向陳天陽拍去,打算直接拍裂陳天陽的頭顱。

突然,陳天陽動了!

他眼中精光一閃而逝,早就醞釀好的招式猛然爆發,再度從雙眼中噴發兩道火焰雷電!

距離之近,速度之快,再加上措不及防,以至於連雍陰這等強者都冇有反應過來。

或者說,等雍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隻能臨時變招,手掌改變方向,轉而將兩道雷火閃電握在手中,手上傳來陣陣灼燒感,流出猩紅的鮮血,頓時勃然大怒:“螻蟻,找死!”

雖然這點傷勢對他來說並不嚴重,但是,以他目前“通玄中期”的實力境界,麵對一個“凝神後期”的螻蟻,竟然三番兩次被打傷,這絕對是個恥辱!

更重要的是,一旦給陳天陽還手的機會,讓陳天陽施展出符劍,那他將會麵臨生死危險!

果然,陳天陽趁此時機,立即縱身向後躍到十幾米開外,拉開了和雍陰的距離,冷笑道:“錯了,死的人是你纔對!”

雍陰陡然一驚,擔心陳天陽施展出符劍,就要縱身繼續向陳天陽發動攻擊。

然而,出乎雍陰意料之外,陳天陽竟然冇有施展符劍,而是舉起手中龍淵劍,指向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