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很大,而且神秘莫測,一旦讓陳天陽跑了,再想找到並殺死陳天陽,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陳天陽可不會乖乖的一直待在某個地方等著他。

雍陰心中憤怒可想而知,要不是知道打不過對方的話,他絕對會衝過去將對方給大卸八塊。

就在雍陰強行按捺住內心怒意的時候,神秘人若有所感,向著後方看去一眼。

他淡淡地道:“有人來了,要是讓他們看到你這番邪氣騰騰的模樣,等他們離開秘境後,你的身份必然暴露。

我敢打包票,到那時候,整個聖地的強者,無論聖邪都會對你群起而攻,就算你再厲害,也是死路一條。”

雍陰神色驚訝,緊接著才察覺到果然有人前來,而且神識查探到來人正是柏俊人和太極門的瓊靈仙子。

他心中凜然,等神秘人說完之後,他竟然才察覺到柏俊人和瓊靈仙子的行跡,足見這老傢夥的實力絕對在他之上。

而且神秘人冇有說錯,柏俊人和瓊靈仙子身份特殊,一旦被他們發現異狀,等離開秘境後,會給他來到巨大的麻煩。

“原本還打算來了秘境順利擊殺陳天陽後,再將阻礙自己的人全部剷除掉,哪想到這老傢夥竟然也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了秘境。

現在有這老傢夥在,非但眼睜睜看著陳天陽逃跑,現在就算想趁機殺了柏俊人這個白癡隻怕都做不到。”

雍陰瞬間想明白其中厲害之處,哼了一聲:“也罷,就讓他們再多活一段時間,待我恢複巔峰實力後,定要讓整個聖地都跪在我麵前臣服,包括你這老傢夥在內。”

說罷,雍陰哈哈大笑,身影消失在了遠方。

神秘人站在原地,看著雍陰消失的方向,話語中帶著幾分嘲弄之意:“恢複巔峰實力?你也得有這個命和本事才行,看來活的時間久了,不一定就能增長智慧。”

察覺到柏俊人和瓊靈仙子距離這裡越來越近,神秘人略一沉吟,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之後,柏俊人和瓊靈仙子已經趕了過來,遠遠地看到這裡大麵積支離破碎,比頂級狂風過境的破壞力還要可怕的場景,紛紛驚呆了。

“如此強大的破壞力,和外麵樹腳下的場景如出一轍,可見,先前在樹腳下戰鬥的人,又在這裡動起手來,而且依然是生死之戰。”柏俊人環視一圈,神色又是驚奇又是凝重:“就是不知道他們究竟是誰,而且這次戰鬥不知分出了勝負冇有?”

瓊靈仙子施展出太極門的道法,將殘留在地表中的真元凝聚了出去:“你說的冇錯,這兩股真元很熟悉,和樹腳下的殘留的真元一模一樣……咦,不對,除了這兩股真元之外,竟然還有另外一道真元。

而且這突然出現的第三道真元,比之前兩道要更加的強悍宏大。”

柏俊人驚訝道:“這麼說,除了之前在樹腳下交手的兩個人外,還有第三個人突然出現,實力更加的強悍?”

“目前看來是這樣。”瓊靈仙子輕蹙秀眉,難以置信地道:“原本連‘元歸期’強者都不應該出現的秘境,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的恐怖強者?”

柏俊人沉聲道:“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岔子,瓊靈仙子放心,既然是天道派負責這次這件活動,天道派就一定不會推卸責任,到時候絕對會給整個道門一個滿意的交代。”

“事情可冇這麼簡單。”瓊靈仙子搖搖頭,嘴角翹起一絲莫名的笑意,但瞬間收斂:“如此強悍的三位強者出現在秘境之中,一旦他們決定對道門普通弟子出手,基本上冇人能擋住他們,到時候整個秘境之中都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