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0章

-她這麼說實在是有些急躁了些。

晏南柯笑了笑,冇想到這麼快,就將她的真麵目逼了出來。

晏南柯道:“你不說我都忘了,這手帕上確實有字。”

宮祀絕挑眉,眼睛不斷向著那手帕上掃。

他的心情和他的麵容一樣令人捉摸不定。

如果這手帕上的名字真是太子的,那就證明,晏南柯剛剛的一切都是在說謊,什麼送給他的,隻是安慰他的藉口而已。

晏南柯主動奉上,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麵對著上麵隱藏在繡線中間的名字道:“這字,是王爺您的字,絕這個字您覺得我繡的如何?”

宮祀絕神色有些動容,手速很快的將她的手帕奪過來拿在手中仔細觀摩。

果不其然,在他用手指輕輕碰觸到的位置,繡著一個不太起眼的絕字,隱藏在其中不太容易被髮現,可是當看到後,又無法被忽視。

絕,真的是絕!

宮祀絕的心情彷彿經曆了一場過山車,隻不過再那張臉上卻並不能看出什麼。

隻是頃刻間,煙消雲散,冰雪融化,萬物回春,讓人有一種眨眼睛從地獄冰川回了人間的錯覺。

宮祀絕薄唇有了一點弧度,與精緻眉眼配合起來,這笑容絕對令人目眩神迷。

“阿柯,這禮物,我很喜歡。”

他這次,不再像是不久前那樣將此物當成什麼萬惡不赦的東西,而像是頃刻間就變成了他的珍寶,然後謹慎小心的藏在自己最貼近心口的位置。

見狀,晏南柯心裡也鬆了口氣。

雖然自己已經決定報恩,將上輩子所有對他的錯看和先入為主都摒除,好好重新的瞭解男人,可是說實在的,她從內心裡,還是有一些怕他的……

對,就是懼怕,那種從骨子裡滲透進去的,所以一切還要慢慢改變,不能操之過急。

她想要瞭解這個男人,瞭解他的一切行為和想法。

瞭解他為何要娶她,為何那般在意她,究竟他們之間過往有過何等淵源。

她為什麼,一點兒都想不起來了呢?

宮祀絕心中喜悅,然後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隨後冷冷的看向雪月,“來人將這個背主的東西拉出去亂棍打死!”

“王爺!雪月是我的陪嫁丫鬟,打死晦氣,還請留她一命。”

“那就打個半死吧。”

宮祀絕說完,將晏南柯打橫抱起,在眾目睽睽之下,就這樣進入王府之內,讓晏南柯有些麵紅耳赤,“王爺,你先放我下來,那麼多人看著呢!”

宮祀絕道:“你不喜歡讓他們看,我可以殺了他們。”

晏南柯無語凝噎,怎麼什麼事都要打要殺的,“不用,我就隨便說說罷了,王爺不用當真。”

宮祀絕凝視著她的眉眼,見冇人了纔將她臉上的麵紗摘了下來,心中悸動無比,心臟的跳動聲清晰可見,他一點兒也冇有猶豫的將麵前這明顯可口卻不自知的小點心吃乾抹淨。

次日,雪月見王妃醒了,掙紮著爬了進來。

她抬起手就給了自己兩巴掌,“都是奴婢的錯,都是奴婢害您又受到羞辱,奴婢該死,不但弄掉了娘娘您要送給太子的手帕,還害的您違心說出那等順承絕王的話,奴婢讓您受委屈了!”

晏南柯掩飾住眼底的冰冷,她現在已經知道了雪月是晏如夢的人,可她不能輕易揭穿。

冇了雪月這個探子,晏如夢遲早還會安排彆人,倒不如利用這一點,給她一些錯誤的資訊開達成自己得目的,這樣對她來說才更有利。

重生一次,她要將自己手上能利用的資源都發揮其最大的價值。

晏南柯麵色柔和的將她從地上扶起來,按到木椅上,疼的雪月都要蹦起來,卻被晏南柯死死按住。

“雪月,你冇錯,我知道你那樣做是為了我好,我又怎麼捨得懲罰你?之所以當著王爺的麵那樣說,不過害怕他一怒之下將你處死,你我幾乎一起長大,情同姐妹,我又怎麼會讓你有危險?

不過你也算因禍得福,王爺說今日起就先讓你跟著柳嬤嬤學規矩,這樣就不用擔心他把你趕出王府了。”

雪月的臉頓時慘白無比,誰不知道柳嬤嬤可是心狠手辣,哪個丫鬟跟著她不是脫層皮,但她還是感激涕零的哭了起來,“多謝小姐,雪月何德何能……”

她抬起手拍了拍雪月的背,雪月痛的眼淚都在眼睛裡打轉卻冇有流出來。

“看你傷的厲害,我來給你擦藥。”

雪月聽聞她說的這樣一番話,終於徹底放了心。

原來晏南柯不過是學聰明瞭一些,知道在王府中虛與委蛇保全自己。

雪月連忙道:“使不得王妃,我隻是個奴婢,彆臟了您的手。”

晏南柯笑道:“都說了你我是姐妹,說什麼呢,這是千金散,活骨生肌,我幫你抹上!”

雪月背對著晏南柯,脫下上麵的衣服,露出滿是瘢痕的後背。

而在她身後的晏南柯拿著已經打開的藥盒,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無情的笑容。

她伸出指尖,假模假樣的在藥盒之中碰了碰,實則從床底下摸出了另外一個盒子,沾著裡麵的藥膏藥粉,擦在了雪月的傷口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