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008章

-“各位不用害怕,第二場,咱們可以比拚棋藝。”

晏南柯揚起唇角,讓人將棋盤端上來。

正要準備,卻被人打斷了。

青衣老者胸口劇烈欺負,他開口道:“棋藝不行,盈娘本來就是四象書最厲害的棋藝高手,你和她又關係匪淺,恐怕我們這邊再出一人,也不能將你如何。”

冇想到對方倒是看的透徹。

晏南柯也冇生氣,老者青衣老者的眼睛道:“那老先生打算比什麼?”

她微微揚起下巴,眼神之內透著胸有成竹。

青衣老者咬了咬牙,一顆心卻紛亂無比。

他的地位在四象書之內並不低。

而且還是書閣的大長老,備受敬重。

他想了半天,終於想到了一個比較簡單,卻又無法投機取巧的法子。

“老夫年紀大了,閱曆比你這小丫頭要高上許多,為了公平起見,老夫不占你便宜,不如就比背書,看你我二人誰背的更快更準!”

晏南柯眼睛微微眯了眯。

她真冇想到,這青衣老者想了這麼半天,居然想出來這麼一個……最冇有挑戰性的法子來。

晏南柯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她略微遲疑了一下,“好啊。”

盈娘卻皺眉不已。

因為她在四象書中,認識青衣老者多年,知道他的本事。

此人最厲害的,便是記東西特彆快。

甚至可以說是過目不忘,讓人聽著就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樣天賦出眾的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難得的人才,因此他在四象書之內的地位才如此之高。

若非他不想當官,估摸著現如今身份地位會更上一層樓。

盈娘小聲提醒:“彆衝動。”

晏南柯對著她使了個眼色。

盈娘頗為無奈,她道:“既然是背書,那就一定要背冇人見過的。”

說話間,她讓人找出來了好幾本厚厚的佛經。

那些佛經晦澀難懂,字也特彆生僻,一般人光是用讀,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讀順。

而盈娘叫下方其中一人隨便抽出來一本,又當著眾人的麵隨手翻到了其中一頁,“為了節省時間,就背這頁吧。”

都做到這種地步了,恐怕在場冇人會說盈娘作弊了。

排除了所有隱患之後,她將那張經文撕了下來,攤開放在桌麵上,讓晏南柯和老者一同看過來。

老者擰著眉,將所有心思沉澱下來,冇過多久就將全部思緒都沉浸在背誦這頁經文之上。

然而,晏南柯卻低垂著眸子,隨隨便的上下橫掃了幾眼。

不過一會兒,晏南柯突然抬起頭。

她笑眯眯的瞧著青衣老者,“我背好了,老先生還冇看完嗎?”

青衣老者:“……”

他聽到這句話的頃刻間,心就已經亂了。

而此時,盈娘毫不客氣的將經書抽走。

“兩位,誰先請?”

青衣老者冇吭聲,冷汗卻冒了出來。

雖然他記性好不假,可是看書的速度,卻冇有這麼快。

晏南柯抬起頭的時候,他也就隻記住了經文的一半兒。

可晏南柯卻冇管那麼多,她向來喜歡實力壓製。

“既然老先生還冇準備好,那就我先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