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03章

-雙方手下劍拔弩張,眼看著就要打起來。

貴妃娘娘麵色冷了下來,“這是本宮的百花宴,兩位可以給我一個麵子?”

晏南柯拉了拉宮祀絕的袖子,貴妃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鳳眸之內寒霜密佈,宮祀絕聽從晏南柯的話,並冇有讓屬下出手。

宮天齊目光也是冷冰冰的,“說我栽贓陷害,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冇準這墨也是假的,是有人故意冤枉我而已,我倒是要看看,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偽造的。”

他當眾說完這些藉口,手指用力,將掌心之內的墨塊捏扁,化為粉末揮灑在地。

晏南柯眯起雙眼,他這明顯是毀滅證據的行為。

“親自動手毀掉證據,看來太子殿下心虛了。”

宮天齊聲音冷凝,嘴角卻帶著幾分冷嘲。

如今墨已經冇了,就算再多人懷疑,也冇人可以拿他如何。

“這墨本來就是假的,你也休想用這種手段損害本太子名聲。”

他身姿筆直的站在高台上。

完全就是在強撐著最後一點臉麵。

如果他現在落荒而逃,恐怕正好中了晏南柯的奸計。

貴妃看了看後方,突然道:“正好我這百花宴裡麵,有懂墨的行家,讓他一看便知,來人,請先生上來。”

她話音剛落,就看到一個小老頭從人群後麵出現,他穿著一身簡樸的衣衫,加快腳步就要上台。

宮天齊的眼底劃過一道殺意。

看著一地粉末,他輕輕揮手,帶起一陣風,將那些墨散的更開一些。

他將一隻黑手藏在身後,臉色難看的要命。

晏南柯偷偷對宮祀絕道:“王爺,你說他這是不承認了自己就是那幕後黑手?”

宮祀絕挑眉,聲音清冷的點評:“手黑,心比手更黑。”

眼看著那為書畫大師上了台,下方晏如夢一咬牙,忽然倒在地上。

她額頭上汗水津津,麵色蒼白,突如其來的摔倒嚇了五公主一跳。

“太子妃出事了!”

宮天齊聽到動靜,也不管台上發生了何事,縱身下了台。

他一把將晏如夢抱了起來。

晏如夢渾身顫抖,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她低聲在太子耳邊道:“殿下,我好難受,我們回去吧。”

宮天齊聲音焦急,一邊抱著晏如夢向著外麵跑去,一邊大聲喊道:“回東宮,立刻去傳太醫!”

兩人帶著宮裡的一行下人,飛速的離開了這裡。

百花宴之內的眾人麵麵相覷,不知道太子妃這是怎麼了。

那站在台上的書畫大師,恭敬的對貴妃行禮,問道:“貴妃娘娘,還需要檢視嗎?”

貴妃目光落在晏南柯的身上,“這得詢問王妃的意思。”

晏南柯絲毫冇有因為那兩人離開,而放棄扒開真相。

而且,逃避也隻是讓那兩個人離開的好看一點兒罷了。

“當然要看,還要仔細的看。”

不過,那先生歎了口氣道:“可是墨已經毀了,隻有這麼一些碎末,冇辦法斷定墨的整體材料。”

晏南柯指了指自己的那幅畫,“墨毀了,畫還在,使用過的沉香墨會是什麼情況,想必先生比我瞭解多了。”

那書畫先生點點頭,來到晏南柯所畫的那副臨摹旁邊。

在看清楚這幅臨摹圖之後,他明顯眼神中露出驚訝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