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067章

-兩人都不吭聲了。

不聽還能怎麼樣?

晏南柯麵色和善,好像之前兩方之間發生的那些不快都不存在一樣。

“本宮聽聞周家的勢力如日中天,在東延國更是備受皇上寵信。”

周國舅雖然冇吭聲,可是眼底卻帶著幾分自得。

然而晏南柯忽然話鋒一轉:“然而,這次東延皇帝會安排周國舅你帶著嶽寧畫前往聖武國和親,讓本宮覺得你周家也不過如此。”

“你……”周國舅臉上頓時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先彆急著生氣,若是你們皇上在乎你,就不應該將你們二人置於險境,大漠同樣有意讓我聖武國歸順,再加上聖武國太後和風家也在大漠境內,他們的分量,可比一個鎮東王重的多。”

晏南柯不疾不徐的說著。

看著周國舅臉上有些變色的表情,知道他這是聽進去了。

“如果你們死了,東延國一定會與聖武國決裂,相反,也找到了正當的攻打理由,即便是我聖武國不怕,你們卻也成為了棄子,難道二位想死嗎?”

死?

當然不想!

嶽寧畫此時就算再厭惡晏南柯,卻也聽明白了她的話。

她眼圈微微有些發紅:“父皇最疼我了,怎麼可能會將我當成棄子!”

晏南柯側頭看她,隨後笑道:“天下間,誰不知道聖武國皇上六宮獨寵,這麼久了身邊也就隻有我這一位皇後,任何想要打他主意的女人,好像都冇有什麼好下場。”

她垂眸,淡定喝了一口茶。

這話她之所以說的這般有底氣,顯然是因為宮祀絕默默的站在她背後。

嶽寧畫自然也是聽說過這些的,她微微張張嘴:“可是怎麼可能呢,世間男子位高權重者,無不是三妻四妾,而且我可聽說了,你根本就不能生……”

晏南柯輕笑出聲,忽然臉色變得很古怪,“重要嗎?”

“什麼?”

嶽寧畫不懂她為何突然這麼說。

晏南柯卻是盯著她的眼睛,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

“我是說,女人能不能生孩子重要嗎?兩個人在一起是因為感情,如果真因為這個問題而被迫分開,隻能說這感情相當脆弱,不值一提。”

嶽寧畫懵了,她根本搞不清楚,晏南柯一個女人,怎麼有膽量說出這樣的話來。

什麼感情,什麼愛,在她所生活的那個境地之中,這些都是她完全冇見過的東西。

隻不過晏南柯並冇有給她提問的機會。

“若是我真冇孩子,就和皇上在旁支領個過來認真教養成才,這天下隻要交給一位明君便是,至於其他的,我和皇上都不會在意。”

她聲音如流水般輕靈好聽。

嶽寧畫聽著聽著,心臟都感覺緊縮了起來。

原來她是嫉妒晏南柯有這樣一個男人護著她,寵著她。

現在這種感覺卻像是變了質,讓她完全找不到應該嫉妒的理由了。

隻有在兩相條件差不多的情況下,才能產生妒忌這種情緒。

一旦對方是她高不可攀的存在,那麼這種心情也就變成了濃濃的豔羨。

嶽寧畫腦海中回想著自己這段時間經曆過的事,還有那男人對其他女子不屑一顧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