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105章

-宮祀絕不會拒絕她的任何要求。

“好。”

青竹立刻下去辦事,玄武司的動作極為迅速。

隻要當時在場的,參與進來的那些人,就算是已經跑了的,也一個個被拎了出來。

晏時玉看著晏南柯的臉色,連忙輕聲勸慰“南柯,你先冷靜下來。”

冷靜?

晏南柯低垂著眸子,睫毛輕輕顫了顫。

“是我的錯。”

晏時玉心頭跳了跳。

“如果不是我放任流言蜚語,祖母也不會被牽連其中。”

晏家三兄弟聽到這種話,晏時亭第一個不乾了。

“小妹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祖母出事和你有什麼關係,那些人長了嘴,說什麼誰能防得住,哪怕是你拚了命的去解釋,估計也不會有人相信你,反倒是你正中了那些惡人的下懷。”

晏時清眯起冷冰冰的雙眼:“三弟說得對。”

他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但是全力站在自家妹妹這邊。

晏時玉也頷首:“祖母出事,僅僅是意外。”

被四個男人溫柔以待,暖心維護,讓晏南柯原本冰冷的心臟重新恢複溫度。

她腦袋重新清明起來。

感受著手指間,被身側男人十指相扣的力度,原本無比緊縮的心臟也開始放鬆。

老夫人的房間有太醫守著,不方便更多的人造訪,他們就全部都守在門外。

青竹辦事效率很高,冇過多久,老夫人出事之前遇到的那些人,就被一個不剩的都帶了過來。

一排人被綁在地上,低著頭瑟瑟發抖。

欣賞完他們的恐懼之後,晏南柯這纔開口審問。

“說,究竟是誰驚了馬車!”

當時幾個專門保護老夫人的護衛跪在另外一側。

他們連忙開口,指認出了幾個當時搗亂的人。

晏南柯特意將那幾個人提出來,目光略帶殺意。

她可不相信,這件事會是意外。

晏南柯神色有些倦怠,隨後襬擺手讓青竹將人拉去玄武司:“審一下,我想聽結果。”

青竹不敢怠慢,拖著幾個罪魁禍首離開。

一個時辰,完整的口供被送到了晏南柯和宮祀絕麵前。

晏南柯看完,氣的手指都在輕微發抖。

閉上眼睛沉默良久,她才道:“他們是在逼著我趕儘殺絕。”

宮祀絕鳳眸之內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

“這一次,可以斬草除根了。”

晏南柯冇有反駁宮祀絕的話,突然相當自己之前是不是太仁慈了。

心慈手軟在權勢爭奪之中,可是大忌。

因為心裡存著對南疆的同情之人,認為聖武國先祖皇帝那事兒確實做的不地道,因此她對付南疆白家等人的手段都是以溫和為主。

隻想著殺掉幾個領頭羊,那勢力自然就會潰散。

可是今天這張口供,也確確實實的給了晏南柯一個晴天霹靂。

晏南柯抿了抿唇角。

許久之後,她纔開口道:“阿謹,我要畫像。”

東西很快準備好,晏南柯提起筆。

宮祀絕目光落在她身上,安靜的靠在她一旁的桌子上,陪著她。

那雙帶有侵略性的眼眸,描繪著她完美的五官輪廓。

晏南柯一邊畫,一邊動了動唇角說:“阿謹,你相信重生嗎?”

宮祀絕身體繃緊了,坐直了。

“什麼重生?”

房間之內,隻有他們兩個人,門口有人守著,不會有人打擾,也不會有人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