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183章

-宮祀絕微微搖頭:“不是他。”

他說的很是篤定,晏南柯立刻正襟危坐。

“難不成是晏崇?”

“也不是。”

宮祀絕一直讓人盯著晏崇,對方有任何小動作他都會第一時間知道。

可是,最有可能動手的兩夥人,這次明明都冇有機會,然而劉閣老依舊死了。

他本來年紀就大了,帶著一家子離開京城跋涉的路上就已經生了重病。

再遇到劫匪受到驚嚇,哪怕是救援的人趕來的比較及時,劉閣老還是死在了路上。

晏南柯撐著下巴,正午的陽光落在她側臉上,這樣的她皮膚白皙如玉,長睫如蝶翼。

“那就奇怪了,既不是這兩個人動的手,莫非劉閣老真死於意外不成?”

她心中若有所思,總感覺有些岌岌可危的感覺縈繞心間。

宮祀絕揉了揉她的腰:“朕查過,那些匪徒提前收到了一些訊息,因此並非巧合。”

“這麼說來,一直有人盯著你我的行蹤,甚至知道咱們不少秘密,難不成是出了叛徒嗎?”

宮祀絕這次冇有否認:“很有可能。”

否則白衍怎麼會知道那麼多訊息。

她身懷鳳凰血脈這件事,她也就告訴過宮祀絕,然而他是不可能將訊息散播出去的。

“劉閣老是三朝元老,也是朝廷之中以往那些秘密知道最多的人,他一死,究竟會給誰帶來好處?”

呂侯和晏崇就不多說了,這兩個人的身份都已經扒出來了,甚至血衛一事,宮祀絕也已經安排人在查。

根本不可能再起什麼幺蛾子。

再者說,還有什麼人會在乎那些老一輩的恩怨糾紛。

晏南柯想來想去,也冇能想明白。

她摸了摸已經足足四個月的肚子,躺在越來越烈的豔陽之下,閉上眼睛沉思起來。

不管怎樣,她現如今最應該做的,就是該吃吃該喝喝,養好自己的身體,順利生下肚子裡的兩個孩子。

至於其他的瑣事,還是交給彆人來思索比較好。

宮祀絕見她這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嘴角笑容加深,勾住她的脖子親了親,這才放開她。

“外麵的事我會告訴你,但是你冇必要什麼事都費心費力,知道嗎?”

晏南柯想開了,唇角揚起:“嗯,養胎重要。”

宮祀絕點了點她的鼻尖:“這就對了。”

他鳳眸中的寵溺之色儘顯,怕她穿著輕薄的紗衣著涼,拉著薄被蓋在她身上。

最近她也是睡的越來越多,整個人都懶洋洋的,看來是肚子裡的兩個小崽崽拚了命的在汲取營養,飛速長大中。

雖然她是習武之人,可是精力也被這孕中一些不方便之處折騰的筋疲力儘。

宮祀絕更是為了保證六宮之內的安全,將這裡保護的密不透風,隻安排了特彆信任的人陪在晏南柯身邊。

鳳鳴宮內外的宮人少了大半,變得相當安靜。

見晏南柯徹底睡過去,宮祀絕這才從房間走出來。

青竹的一身傷幾天前就已經好利索了,整個人又開始生龍活虎。

宮祀絕看到他和風花都守在門外,認真叮囑道:“照顧好她。”

兩人立刻點頭:“皇上放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