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225章

-宮祀絕隻感覺下巴癢癢的,手下的人軟軟的。

一時間剛剛積攢出來的怒火驟然間消散。

他閉了閉眼,平複了一下起伏不定的胸口,將麵前這個女人死死的抱在懷裡。

好像是……失而複得的珍寶。

感受著那讓她安穩的懷抱,晏南柯才舒了口氣,天知道她剛纔看到宮祀絕被人威脅的時候,心裡有多難受。

她不怕自己受傷,也不怕敵人多強。

最害怕的,便是自己成為這個男人的拖累,成為他唯一的軟肋。

不,她要告訴所有人,她並非宮祀絕的軟肋。

也可以是他強而有力,攜手作戰,並肩前行的伴侶。

宮祀絕終究隻是歎了口氣:“冇有下次。”

晏南柯點頭如搗蒜,感覺自己順利度過了這個難關。

她抬頭注視著男人的眼睛,然後輕聲道:“我隻是來不及通知你,不過我留下字條了,說了不讓你擔心我的。”

宮祀絕想了想,然後抬起手:“你是說,這個?”

晏南柯看了看他的掌心。

然後,就看到了早就麵目全非,碎成了粉末狀的字條。

那字條可憐兮兮,寫它出來的晏南柯,都看不出它原本的模樣。

“這……”

她啞然。

宮祀絕咬牙道:“你說讓我不擔心,我就能不擔心?”

晏南柯:“……”

她覺得自己快成了鴕鳥,羞愧的恨不能將腦袋埋土裡。

“我擔心的要死……”

“我一夜未睡,讓人將京城的地皮掘地三尺……”

“聽到你訊息的瞬間,我恨不能長了翅膀,立刻飛過去!”

他一字一句,聲音像是驚雷一樣,重重的砸在她心上。

宮祀絕低頭,用唇輕觸她的額頭:“阿柯,真想把你關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讓你去。”

說這話的他,眼神深邃,漆黑如墨。

晏南柯聽得出,這絕對是男人的心裡話。

他盯著她的眼神,好像要將她給生吞活剝了一樣,更恨不能將她整個人揉進骨子裡。

隻不過,這個人卻也很剋製。

他懂得如何關心一個人,懂得努力和自己心中那種陰暗的野忘做鬥爭。

兩人在這裡濃情蜜意。

而場麵的氣氛卻分外緊繃。

其他人的表情都不太妙。

雖說現在這裡隻有宮祀絕一個人,但是他的那些護衛肯定會很快到來。

到了那時候,他們就走不了了。

盈孃的表情有些狼狽,她看向晏南柯,愧疚之色更加濃鬱,她低聲道:“皇後孃娘……”

晏南柯從宮祀絕懷中抬起頭,好像終於想起來,這裡還有彆的人。

她剛動了動身體,就感覺被她強行安上的左手臂一陣疼痛。

露出一個呲牙咧嘴的表情來。

宮祀絕發覺了這點,剛剛緩和的臉頃刻間沉了下來,然後抓住她的手臂,扯下自己身上相當昂貴的衣袍一角,做了個繃帶將其固定好。

“彆再亂動!”

哪怕是脫臼了,也很疼。

晏南柯又不是那種特彆練過的,強行折斷手臂,會造成不小的損傷。

有道是傷筋動骨一百天,她這傷想要徹底養好還需要一段時間。

白羽此時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冷冷看了這邊一眼,轉身就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