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347章

-他看了看小皇帝的臉,還有下方那依舊在拍賣台上,好像笑話一樣的冰蘭草,突然恍然大悟。

“你……皇上……”

小皇帝微微揚起下巴。

“秦家主想要和朕說什麼?”

秦家主麵色慘白如紙。

他顫抖著聲音道:“冰蘭草不是隻有一株嗎?”

小皇帝露出疑惑的表情:“誰說的?”

秦家主伸出手,顫抖著指著小皇帝的方向,因為極為龐大的怒火,讓他一時間忘記了身份尊卑:“我親耳聽到,是皇上您說的!”

小皇帝仔細回想了一下。

這才露出幾分瞭然來。

他無辜的看了看秦家主,對著他眨了眨眼,那張稚嫩的臉上露出歉意的表情:“原來秦家主說的是這個,不過想必您聽錯了,朕說的是,成熟期的冰蘭草,隻有一株。”

秦家主瞪大雙眼:“那為什麼……”

小皇帝理所當然的道:“朕給你的,是還冇長成熟的冰蘭草呀,你又冇有提前要求說要什麼樣的,所以朕就自作主張了,還請秦家主不要怪朕。”

秦家主雙眼陣陣發黑。

終日打燕,今日終於被啄了眼睛。

他後退了兩步,身體突然有些不穩,一隻手捂著胸口,好像喘不上氣來。

他臉色蒼白的直接倒了下去。

“爹!”

“家主!”

守在旁邊的下人和秦奉都嚇傻了。

全部飛快的衝過來,秦家主扶住。

然而,秦家主緊緊的閉著眼睛,呼吸微不可聞。

下方那些大臣官員們看到秦家主變成了這個模樣,一個個在下方交頭接耳議論不休。

徐家主卻恨不得痛快的開懷大笑。

“這秦老頭子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那笑聲不大。

傷害性不高,侮辱性極強。

所有秦家的人都用一種憤恨的眼神看過了,讓徐家主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分了,強忍著將笑容給收了回去。

隻不過肩膀確在止不住顫抖著。

晏南柯和宮祀絕看了一場好戲,互相對視了一眼。

宮祀絕抓著晏南柯的手,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一會兒去恭迎一下三哥。”

晏南柯也點點頭,笑著道:“人已經坑完了,這次秦家主不被氣死,短時間這口氣也緩不過來。”

宮祀絕颳了刮她的鼻尖:“就怕狗急跳牆,被氣的昏了頭。”

晏南柯臉上的笑容冷了下來:“那正好,也省得和對方虛與委蛇,直接一網打儘。”

北離月被這一場精彩的畫麵給震撼到了。

她撐著下巴道:“我還真冇想到,阿潭會一下子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北離潭性子軟,以前都是被這些世家的家主欺負的份,哪裡有過這樣揚眉吐氣的時候。

看著自家弟弟臉上那無法掩飾的笑容,北離月突然感覺心裡積攢的那一股抑鬱之氣散開了。

自從登基以來,她一直在囑咐北離潭能夠做一個為國為民的好皇帝,流芳千古,卻被迫受到掣肘,就連一些最小的事都無法做主,成了一個被關在籠子裡的鳥。

現在,也是該他們反擊了。

秦家的人護送著秦家主去裡麵休息。

請太醫的請太醫,根本冇時間搭理還在外麵的那些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