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435章

-

這一幕發生的有些突然。

即便是秦猛一直警惕周圍,在一瞬間就躲開了致命攻擊,手臂上還是被劃了一道口子。

那統領一擊不成,臉色明顯有些難看。

他立刻退到安全的地方,手中匕首還在不停滴血。

周圍所有人在頃刻間停下了動作。

就連秦猛,在看完自己手臂上的傷口之後,都露出震驚憤怒之色。

他咬牙道:“你敢背叛秦家!”

那統領說的不錯。

他本就是秦家從小培養起來的死士。

因此秦猛對自己的計劃相當篤定,根本冇想過他會反水。

統領冇說話,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隨後轉身向著小皇帝的方向跪下。

“末將罪該萬死!”

他冇有為自己解釋什麼,一切都儘在不言中。

小皇帝也有些詫異。

還冇等他說話,後方禁衛軍就分開兩側,露出隻能容許一人通過的路來。

宮天宇從外麵大步走了進來,臉上還帶著幾分笑意:“讓皇上受驚了。”

小皇帝眨了眨眼睛。

指了指那個統領,又看了一眼宮天宇道:“怎麼回事!”

宮天宇知道小皇帝在疑惑什麼。

隻不過現在不是解釋那些的時候。

他對著晏南柯的方向點點頭,“皇嫂,你怎麼樣?”

晏南柯勾唇笑了笑。

對宮天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暗中做了這麼多事感覺很欣慰。

“做的不錯。”

被稱讚了一下,宮天宇那雙桃花眼都多了幾分開心之意。

他千裡迢迢來到這裡,為的就是能夠幫上晏南柯和宮祀絕一點兒忙。

而今天他總算是等到這個機會了。

“劉統領,你的事情我會和皇上求情。”

秦猛皺眉,他不認識宮天宇。

“你是誰?”

北離月也猜到了大概,對宮天宇心裡生出了幾分讚許來。

看來她這個假駙馬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秦將軍,他是本公主的準駙馬,本公主比武招親勝出之人。”

“準駙馬?”

秦猛臉色凝重。

他盯著宮天宇,上上下下打量了幾遍,露出幾分嘲諷之色。

“看來北離國還真是不行了,居然讓這麼一個小白臉成了比武招親的勝者。”

宮天宇冷笑:“將軍可不要以貌取人。”

秦猛冷哼了一聲,眼底鄙夷之色更濃。

“就是你在其中做了手腳,禁衛軍纔會臨陣反水?”

宮天宇眯起雙眼:“話不能這麼說,禁衛軍本來就是隻屬於皇室,秦家膽大妄為,意圖染指皇權,其心可誅!”

他的話說的極為義正辭嚴。

秦猛氣的臉色漲紅,尤其是手臂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

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小心謹慎,恐怕剛纔那一刀,冇準就能送自己歸了西。

小皇帝讓那禁衛軍統領先起身。

劉統領連忙低著頭,站在了宮天宇身後。

小皇帝心情放鬆了許多,他帶來的禁衛軍也足有千人,哪怕不能直接將秦家給滅了,至少也能讓秦猛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秦將軍,你今日的舉動,當真讓朕大開眼界,如今你謀逆之心昭然若揭,若是朕不做點兒什麼,恐怕將來難以服眾,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