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512章

-

“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答案的。”

留下最後一句話,晏南柯身影徹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宮天宇若有所思的看著晏南柯的背影,垂下的手指輕輕收攏,握拳。

隨後他將房門關閉,重新處理起堆積成了小山一樣的摺子。

宮祀絕早就等待了兩人的臨時寢宮門口了。

看到晏南柯平安歸來,他臉上的冷意和陰沉才逐漸褪下。

走上前將晏南柯攬入懷中,宮祀絕聲音沉啞:“結果如何,有冇有受傷?”

晏南柯笑著搖頭:“能傷了我的有幾個,我收拾了蕭家主一頓,現在他應該老實了,不過審問結果不太妙,他也許隻是被利用了。”

“利用?”

晏南柯點點頭:“他所作所為,看起來得到的好處最多,卻冇必要,雖說秦家覆滅之事他出力最少,冇得到什麼實質性的好處,可等到北離國安定下來,蕭家就會成為北離勢力最大的家族,給皇帝下毒……除非他不想活了。”

之前的諸多想法都是猜測罷了。

使用排除法分辨出誰下手的可能性最大。

然而蕭家的行為太明顯了,頭一天皇上出事,他第二天就帶著大夫過來治病,倒像是有人故意在其中挑撥離間,唆使北離國再次內亂。

宮天宇說的不錯,殺了蕭家主這種決定太過沖動,對於如今的北離國來說,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更加激化了其中的矛盾。

宮祀絕輕輕揉了揉晏南柯的腦袋,眼底的笑意加深了一些。

“才一天就看出來這麼多?”

晏南柯眉眼彎了彎,抬起頭笑盈盈的看著他,好像在等待誇獎。

宮祀絕掩唇,輕輕咳嗽了一聲,隨後不吝嗇的道:“做的不錯。”

他陪著她進入小皇帝休養的房間,屋子裡餘香嫋嫋,安心凝神的香味安靜散開。

小皇帝如今已經喝了藥,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

晏南柯走過去進行把脈,察覺到他脈象趨於平穩,才微微揚起唇角。

“看來藥效還不錯,隻要再服用一天,再用上蠱王的一點點血將它引出來,他明天晚上就能醒了。”

對付小皇帝的這蠱毒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品種。

晏南柯都有些好奇,對方是如何將其培育出來的。

能夠聽從命令,無聲無息進入人體之內,可見這幕後之人心思叵測。

“阿謹,這兩天小皇帝的安全還得托付給你,我想把凶手揪出來。”

宮祀絕聞言,輕輕頷首。

“好。”

有他坐鎮,天底下冇幾個人能夠對小皇帝造成傷害。

晏南柯心裡分外有安全感。

宮祀絕想了想:“不過記得早點兒回來,為夫並不想獨守空房。”

“咳咳……”

晏南柯臉頰緋紅。

她收回手,立刻鄭重點頭:“我知道了。”

……

宮天宇那邊辦事的效果極快。

調查那大夫身世的人很快將所有訊息送入宮裡來。

宮天宇第一時間將寫著那些訊息的書信,親自交給晏南柯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