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543章

-如果晏南柯在這裡,一定能夠將麵前人認出來。

曾經聖武國的那位風家世子,風池……

也是太後唯一的侄孫。

那張臉清雅淡然,風度翩翩,書卷氣十足。

臉色略微帶著一些病態的蒼白。

蒼白勁瘦的手指用力捏著漆黑麪具,顏色黑白分明,給人一種相當強烈的視覺衝擊。

風池輕輕揉了揉眉心,眼底略過一道暗色。

大堂安靜了許久,忽然一道人影被兩個嬤嬤陪同著走了出來。

被簇擁在中間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婦人。

鬢角已經蒼白,臉上也遍佈了風霜和皺痕。

她將端來的托盤親手放在風池麵前的桌子上,老婦人開了口:“池兒,先吃些東西吧。”

風池立刻回過神來。

他側頭看著老婦人,麵色相當恭敬。

“姑奶奶。”

老婦人坐在嬤嬤搬來的一把椅子上。

姿態很是閒適從容。

她的麵容明顯更加蒼老了一些,頭髮卻梳理的一絲不苟,身上的羅裙雖然不複原本的華貴,卻也很是乾淨整潔。

正是聖武國前太後。

兩人離開聖武國之後,就已經投奔了大漠。

然而,風家遺留下來的金礦卻被人挖空,讓他們失去了立足之本。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兩人也是曆經種種,才得以在天毒山立足。

甚至還將將治好了風池的病。

前太後閨名風瑤,她略微挑眉道:“怎麼突然發了這麼大的火?可有遇到什麼難處?”

兩人能夠在天毒山立足,還要多虧了風池。

若非他意外救了天毒山那位大小姐,也不會有如今這種地位。

太後作為長輩,自然也得益於這一點,才能夠在陪著風池一同來到北離,身邊還能有伺候的人。

風池臉色相當難看。

“昨夜發生了大事,潛入北離的天毒山之人,死了大半。”

風瑤立刻愣住,她有些不敢置信,“如果被山主知道這個,恐怕咱們……”

風池看到她鐵青的臉色,輕輕頷首:“對,這訊息先不能透露出去,還要找出這件事究竟是誰做的,否則天毒山咱們也待不下去了。”

風瑤原本還鎮定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她剛剛端起茶杯的手都在微微發顫。

她抿了抿唇,那張飽經風霜的臉上多了一抹怒色:“天毒山的那些人,平日裡不都是自詡高手嗎?一手蠱毒之術更是出神入化,怎麼來個出師未捷身先死?若是被東延那邊知道天毒山就這點兒本事,恐怕合作的事情就甭提了。”

風瑤氣的嘴角抽搐。

她一口將被子裡的水喝光,壓壓心頭的怒意。

風池咳嗽了一聲,他低聲道:“姑奶奶可否聽說,聖武國那兩位也來了北離國?”

“誰?”

太後剛被鬆開北離皇城不久,因此並冇有聽說過這件事。

風池忽然輕輕揚起唇角笑了笑:“晏南柯,宮祀絕。”

這兩個名字讓風瑤的腦袋立刻嗡鳴了一聲。

氣的她牙齒緊咬,用手指輕輕揉了揉眉心。

“你可知道他們在哪兒,不管用什麼法子,殺了他們!”

當初她還冇忘記自己試如何狼狽逃竄的。

如果不是這兩人,她當初的計劃也不會失敗的如此慘。

風池輕輕搖頭:“聖武國已經和北離簽訂盟約,一旦等北離緩過勁兒來,徹底處理了叛亂造成的危險,咱們就再也動不了聖武國一絲一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