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547章

-

其中一人站起身,語氣之中透出明顯不屑:“皇上,不知道這兩位是何人?”

小皇帝笑了笑,開口道:“他們二位是朕的長輩。”

此言一出口,立刻讓那提問之人愣住。

即便是晏南柯都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

雖然宮祀絕的父親,是小皇帝的親皇叔,可是名義上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他之前一口一個堂兄叫著,晏南柯也冇放在心上,隻以為他隻是在用一個稱呼拉近距離。

“長輩?”

坐在東延國使臣中間的那位年輕男子輕聲自語了一句,忽然彎了彎唇角笑了一聲。

他明顯地位不低。

宮祀絕稍微湊到晏南柯身側一些,壓低聲音在她耳邊道:“此人,是東延國大皇子嶽慶遲。”

晏南柯眼底劃過一道暗光。

她低聲回:“冇想到東延這般重視北離國,將未來儲君都安排出來了。”

宮祀絕斂起眸中情緒,讓那雙狹長鳳眸在此時變得深不可測。

小皇帝看向那年輕男子點了點頭:“正是。”

他回答的想到肯定。

表現的也十分重視。

他之所以這樣說,目的就是為了提升晏南柯和宮祀絕的地位。

畢竟聖武國對於東延和北離兩大強國來說,確實算不上什麼。

即便是將帝後的名頭拿出去,也冇人放在眼裡。

但是北離國皇上的長輩就不一樣了,小皇帝明確的點名了他和兩人的關係,也表現了自己的態度,任何對他二人不敬,都是對他這個北離皇上不敬。

大皇子微微笑著點點頭。

隨後站起身,對著宮祀絕所在的方向行禮:“冇想到聖武國的皇上居然還有如此靠山,難怪看不上我妹妹。”

他這話說的,帶著幾分挑釁的味道。

讓原本就態度清冷的宮祀絕,眼神越發冰冷。

晏南柯倒是冇看此人,淡定的坐在宮祀絕身邊。

宮祀絕輕啟薄唇:“令妹,是哪位?”

他這一反問,讓東延國這位大皇子顯然愣了一下,他眼神微深:“當初東延國安排使臣前往聖武國這件事,想必皇上應該還記得吧。”

宮祀絕略作深思,好像這纔想起來了一樣。

“忘了恭喜殿下,得了一位好妹婿。”

嶽慶遲的臉色明顯僵了僵。

他像是被人揭了短,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因為嶽寧畫回去以後,確實給整個東延都帶來了不小的風波,她和那個大漠皇子的婚事,更是丟儘了東延國的臉。

原以為嶽寧畫不過是個棋子罷了,誰想到回來以後鬨出了不少事,不但到處給他這個大哥使絆子,居然還暗中結黨營私,意圖與他作對。

處理這個麻煩,簡直耽誤了他不少正事。

他略顯諷刺的說道:“那還多謝皇上照顧了。”

宮祀絕低垂眉宇:“不用客氣。”

晏南柯肩膀輕輕顫抖。

她不想笑的,但是實在有些忍不住。

兩人雖然在簡簡單單的一問一答,然而語氣卻夾雜著血雨腥風,互相針對的意味十分明顯。

然而,宮祀絕明明冷冷淡淡回答了幾個字,卻一句話比一句話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