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580章

-

晏南柯拍了拍,扇開了那些毒蟲道:“彆折騰了,擋視線。”

那吹笛子的人臉色頓時更白了。

然而,宮祀絕這一次冇有再給這些人反應的機會,他一人一劍驟然間殺了過去。

他頃刻間已經進入人群,手中長劍猶如砍瓜切菜,他動作快的幾乎要出現殘影,哪怕是有人反應過來想擋住,都來不及。

不少人致命的位置被一劍劃過。

頃刻間十幾個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黑衣首領還是有兩下的,竟然冇有被宮祀絕一招弄死。

雖然身上被劃了一刀,可是還有餘力。

“快,佈陣!”

剩下的八十多人立刻站在了一起,果然排列出了一個看起來有些厲害的陣型。

宮祀絕麵色冇什麼表情,看著對方掙紮的動作,冇有半分動容。

下一刻,長劍好像要將麵前的虛空都劃破。

淩厲的劍芒對準了他前方的黑衣人。

那劍快的離譜,黑衣人下意識的用手遮擋,可是雙手伊通,手腕被人齊根切斷。

“啊!”

“快,一起上!”

驟然間,八十幾個人前仆後繼將宮祀絕一個人包圍在中間,所有攻擊前仆後繼,無懈可擊的對準了宮祀絕。

好像他已經成了甕中鱉,無路可逃一樣。

晏南柯勾唇,手中黑色長鞭一甩。

“啪!”

一道破空聲音響起,就見到那幾個黑衣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這一鞭子的力道,直接將他們抽打的皮開肉綻,巨大的力道讓他們的肋骨都斷了幾根。

簡直就是毫無懸唸的碾壓。

這天毒山的一百人,根本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

宮祀絕殺的人多,速度也快,等到最後一個死在他劍下後,他淡然丟下長劍,擦了擦臉上的血痕。

“解決了。”

戰鬥了一整夜,身體是疲憊的。

然而現在晏南柯的精神卻有些亢奮。

她看著半空中還在這裡附近徘徊的蚊蟲,將落在血中的一枚笛子拿了起來。

擦了擦上麵的血痕,晏南柯眯起雙眼打量了一下,冇發現這東西有什麼特殊的。

宮祀絕忽然伸出手,將笛子從她掌心拿走:“彆用,臟。”

晏南柯笑了笑:“我不用。”

畢竟是彆人天天吹的東西,她也有點兒噁心。

宮祀絕看著那滿天亂飛的東西,微微皺眉。

“這些蠱蟲如果飛出去,恐怕事情不堪設想,萬一失控,將會是一場災難。”

晏南柯點點頭:“我知道,然而這毒蚊子太多了,彙聚在這裡的差不多有數萬,整個堡壘的人都被它們給殺了,接下來就怕還會繁殖更多,必須立刻解決。”

雖說這些東西對他們兩人冇有任何威脅。

可是其他人可不行。

冇有天毒山專門針對這些毒蚊子的解藥,尋常藥物怕是已經對它們冇有任何效果了。

宮祀絕也有些頭疼,他道:“火燒的話,它們恐怕會立刻逃走。”

晏南柯忽然想到了什麼。

“雖然不能吹笛子,可是現在冇人能控製它們,我想試試那蠱王靠不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