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64章

-不管是意義還是本身的貴重程度來說,都不是幾隻火狐能比的。

晏大將軍也拱手行禮,“娘娘如此慷慨,末將在這裡萬分感謝!”

柳妃的嘴角抖動了一下,想要直接拒絕。

她說什麼也不可能將火玉送出去。

“姐姐有事,我心裡也很擔心,可……”

她剛想狡辯,突然大長公主與晏老夫人一同走了過來。

大長公主站在兩人不遠處,開口道:“柳妃和絕王妃的母親真真是姐妹情深呢,那火玉貴重的很,柳妃娘娘這可是忍痛割愛了。”

彆人說的話,她都可以不當回事。

可是來人是大長公主,就連皇上都敬重的存在。

她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卻是隻能轉變已經到嘴邊的拒絕言辭:“去,將火玉拿過來!”

她身邊的宮女明顯知道主子不樂意。

但是此時得到命令,她也不敢耽擱。

柳妃心裡在滴血,感覺自己眼睛陣陣發黑,肉疼到不行。

說是借,恐怕這拿出去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柳妃心裡難受,卻是不敢在眾人麵前表現出來。

“大長公主說的哪裡話,我與晏夫人本就是親姐妹,一塊玉又算的了什麼?”

她現在這麼說,完全是打腫臉充胖子。

那玉可是她的寶貝,現在卻要眼睜睜的看著它離開自己。

晏南柯笑道:“我以前聽孃親提起娘娘您,就知道您是個重情重義的好人。”

這話讓柳妃勉強勾起唇角,卻完全笑不出來。

火玉被人送了上來,柳妃依依不捨的放在眼裡多看了好幾眼。

晏南柯可是知道,這東西柳妃最為喜歡,可是每天都要瞧一眼的寶貝。

如今被迫無奈的送了出來,恐怕比割她的肉,還要讓她難受。

簡直就是狠狠在她心上踩兩腳。

晏南柯一把將她掌心的火玉拿在手裡。

等柳妃親自送過來,恐怕還不知道要多久。

柳妃見狀,氣的咬牙切齒,火氣騰起,眼神微微發紅的盯著晏南柯。

她今日要火玉,根本就是在挖她的心肝肉。

然而因為有大長公主在,柳妃卻隻能繼續假笑:“火玉已經到了王妃手中,晏大將軍,彆忘了本妃的火狐。”

晏大將軍也不知道怎麼,突然感覺心裡很舒坦。

像是這麼多年的隱忍,在今天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

柳妃很想發作,臉上的笑容也要掛不住了,找了個藉口告辭,離開宴會。

大長公主看出了她的情緒,眼角的皺紋更深了幾分。

嘴角也多了一抹笑容。

柳妃在這後宮之內,就是個自私自利的主,隻想從彆人那裡得來好處,自己卻鐵公雞一毛不拔。

如今被晏南柯狠狠的咬下一口肉來,心裡難受也是必然。

“南柯丫頭,你可彆忘了,寧可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晏南柯知道大長公主是在警醒自己。

她拱手對著她老人家行禮道:“南柯隻知道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絕對不會讓小人奸計得逞,占儘便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