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66章

-可剛到門口,馬車前麵卻有人在等候。

宮天宇臉上帶著招牌式的微笑,一雙桃花眼看到晏南柯的身影,立刻激動的招了招手。

“嫂嫂,你可算出來了。”

宮天宇在宮外也有府邸,而旁邊顯然就是他的馬車。

晏南柯微微皺眉,“三皇子等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宮天宇輕輕挑眉,先一步來到了馬車門旁邊。

“當然是有話想說,嫂嫂來坐。”

宮祀絕抓著晏南柯的手微微收緊了一些,眉目之間都是不悅之色。

不過他的脾氣如今已然好了很多。

宮天宇不怕死的上了絕王府的馬車,趕車的青竹一臉為難。

“三皇子,我家王爺不歡迎你!”

“這麼大的馬車多坐一個人也不會擠,讓你家王爺彆那麼小氣。”

宮祀絕快走了幾步,掀開簾子伸出手,就要將宮天宇給從車上拎下來。

宮天宇反應極快的向著裡麵躲了躲。

“王兄,我確實有話要和嫂嫂說,你彆激動,我說完就走。”

宮祀絕麵容冷漠,一眼不發的盯著他,彷彿要將他整個人都冰凍一樣。

哪怕是大夏天的,宮天宇都感覺渾身涼颼颼的,有他在都不需要涼扇了。

不過,他眉目之間依舊隱藏著一些讓人看不透的暗色。

晏南柯歎了口氣,拉住宮祀絕的手上了馬車,讓青竹趕車。

“先聽他說說。”

宮祀絕心情很不痛快。

但因為晏南柯的話,他按捺住所有情緒上了馬車。

兩人坐在馬車的一側,將宮天宇丟在另外一邊。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車內應有儘有,空間也很大。

宮天宇喝了口茶,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做出一個伸展的姿勢。

“絕王兄,你府上著馬車真不錯,等回去,我也按照這樣的標準弄兩輛。”

宮祀絕的眉宇緊了緊,眼皮都跟著跳了跳。

“如果冇彆的話,趕緊滾。”

“彆趕人,我這就說。”

宮天宇神色總算正經起來,在輕微顛簸前進的馬車上坐直了身體,目光落在晏南柯身上。

“名冊的事,是嫂嫂做了手腳嗎?”

他問的這般直白,就是想要看看晏南柯這一瞬間的反應。

晏南柯卻是眼神疑惑的看著他:“那名冊上有什麼手腳嗎?”

宮天宇冇說話,眼睛卻是一眨不眨的觀察她的表情。

然而他卻發現,他看不出晏南柯究竟是不是在說謊。

他自認為自己看人的本事還是挺準確的,可是現在麵前這個女子,居然讓他看不透。

有趣,真的有趣。

宮祀絕冷聲嗬斥:“注意你的眼睛,彆讓本王找機會挖出來。”

宮天宇收斂神色,輕笑著搖頭:“我隻是心中台好奇了,所以忍不住想要儘快問一問,那名冊一事百轉千回,著實讓我也跟著提心吊膽。”

晏南柯波瀾不驚的笑了笑:“那麼,三皇子是不是得到想要的了?”

“是。”

“咱們之間的交易,是不是也已經完成了?”

“是。”

晏南柯嘴角的弧度深了深:“既然結果是好的,過程如何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對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