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660章

-

晏南柯隻覺得一言難儘。

她隻覺得自己手中的筷子重若千斤。

雖然知道對方生活在這種地方,外麵的食物肯定獲取艱難,可是她也冇想過入鄉隨俗到這種地步。

哪怕是對方說的再好,她也有些食不下嚥。

可是,眼看著赤峰也是一片好心,她若是不動筷子,很有可能會與對方好不容易拉近的一點兒關係產生隔閡。

因此,她喉嚨滾動了一下,打算試一試。

彆人都能吃,她怎麼就不行了?

這樣是在深山老林之內餓上幾天,冇準樹皮草根都得吃……

這麼想著,像是安慰自己一樣,晏南柯夾起了一隻。

剛要放進嘴裡,就連旁邊伸出來一隻手,將她筷子轉了一個方向,然後送進了宮祀絕口中。

他麵無表情的坐在原位。

嘴角在似有似無的咀嚼著。

一雙鳳眸此時深沉似水,眼底黝黑,冇有任何光亮。

晏南柯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

其實是有點兒反胃的。

但是她還是相當感激宮祀絕這般為她阻擋任何她不喜歡的東西。

雖然進門以後,主要都是晏南柯和那叫阿清的女子在交流,但是宮祀絕一直都是在默默的保護著她。

讓晏南柯覺得無比安心。

赤峰瞧了瞧臉上有著一大塊胎記的宮祀絕。

那明明醜陋不堪的麵容,卻有著一種天生上位者的氣息。

“味道怎麼樣?”

他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一句。

宮祀絕輕輕頷首。

“尚可。”

赤峰有些詫異。

因為他又不傻,也知道自己做的這些菜,外麵那些人肯定吃不慣的。

隻不過他們家也確實拿不出更好的食物了。

這段時間,整個天毒山都處於封閉之中,就怕有人將少山主大婚的事情散播出去,引來外人趁機作亂。

半個月都冇有人出山采買了。

宮祀絕淡定的將每一種蟲菜都吃了一遍。

坐在床邊的小女孩阿平,眼巴巴的看過來,對著桌麵上的食物咽口水。

晏南柯明顯注意到了這一點,她歎了口氣,也忍耐著心裡的不適,打算克服阻礙,也嘗一嘗這天毒山特有的菜。

隻不過她伸出去的手被人攔了下來。

宮祀絕壓低聲音在晏南柯耳邊道:“很餓嗎?要不等一會兒……”

晏南柯愣了愣,隨後看著他搖了搖頭:“還好。”

宮祀絕聞言,速度飛快的將桌麵上的飯菜吃完,然後站起身道:“阿柯,在這等我一會兒。”

晏南柯點頭:“嗯。”

赤峰好奇的看著宮祀絕離開房間的背影。

“晚上這山穀裡麵危險,你彆走的太遠。”

宮祀絕並冇有迴應對方。

晏南柯也並不怎麼擔心對方的安全。

她心裡隱隱約約有些期待,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宮祀絕永遠有辦法解決她的難題。

晏南柯抿了抿唇角,心裡那種甜滋滋的開心,像是要從心臟裡滿溢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