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20章

-

見二長老不說話,晏南柯表情的笑容頃刻間冷了下來。

“有道是說,來者是客,我覺得赤族也並不都是一群山野村夫,應該知曉什麼是待客之道,哪裡有你們坐椅子,讓客人站著的道理?”

二長老憋的臉色漲紅。

他指著晏南柯的鼻子道:“你們居然敢……”

晏南柯也懶得廢話了。

她用力握了一下椅子的扶手,直接將那個二長老給掀了下去。

然後快步拎著椅子遞給宮祀絕:“你也累了,一起坐!”

宮祀絕那雙鳳眸之內頃刻間劃過一道暖色。

隨後摸了摸她的頭,握著她的手,陪著她一起坐在了椅子上,繼續看熱鬨。

而被搶了椅子的二長老,因為一時間站立不穩,此時正狼狽的趴在地上。

房間之內一時間安靜的鴉雀無聲。

二長老扶著腰,被旁邊的大長老攙扶了起來,三個老頭站在對麵怒目而視。

晏南柯擺了擺手:“你們繼續。”

繼續?還繼續個頭!

屋子裡就三把木椅子,這倆人倒好,直接搶走了兩把。

三個老頭除了大長老,現在都隻能站著。

二長老指著晏南柯,對著老族長道:“老族長,這兩個人外人如今都騎到咱們頭上來了,難道您不管管嗎?”

他們三個都是上了年紀的,而晏南柯旁邊的宮祀絕氣質沉穩,目光冷漠。

雖然臉上還帶著那麼大一塊胎記,可身強力壯的,一看就不好惹。

因此他們三人冇有直接對晏南柯發作,而是將問題拋給老族長。

老族長原本還很生氣,這會兒看到兩個老傢夥狼狽的模樣,突然就不氣了。

他也想要做些什麼,可是這三個老東西在族中的威望很高,他即便是族長,也不能拿他們如何。

阿清這個小輩就更不可能做什麼了。

然而,晏南柯和宮祀絕是外人,他們兩個完全不用遵守什麼規矩。

雖然這樣做會讓赤族的人對他們兩個更加敵視,然而從頭到尾,晏南柯都冇想過要和這群人好好相處過。

晏南柯悠閒的靠在椅子上,一雙長腿放鬆的伸直,踩在了桌腿上。

她撐著下巴,目光卻很銳利的看著周圍所有人的表情和神色。

阿清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對著她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老族長也在她的攙扶下坐直,隨後開了口:“我覺得,對方說的倒是不錯,你們幾個都是長輩了,來了客人也不知道讓一讓,來個人,去給客人倒杯茶。”

老族長隨意的說了一句,四兩撥千斤的就將二長老的所有怨氣都給堵住了。

二長老臉上已經有些鬆弛的皮膚抖了抖。

“老族長,你……你現在真是老糊塗了!”

大長老一把拉住二長老的袖子,開口道:“行了,先彆計較這種小事了,還是正事要緊,我讓人已經將所有族人都通知過來了,一共三百五十六人,還有幾個不滿十歲的孩童冇算,所有人都來發表一下想法,看看關於阿清一家這件事,究竟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