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49章

-

大漠的探子當然早就將這一幕傳回軍中。

晏家軍也不著急,自從大皇子被掛牆頭之後,哪怕是最普通的將士,都是一副精神煥發的模樣。

行軍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士氣,失去士氣的軍隊基本上都會不戰自潰。

和大漠那邊的低迷氛圍不同,最近這幾天,整個西北關都煥發了生機和活力。

每個路過城牆的將士,看著那個被吊著的大皇子,心中都生出一種相當充實的榮譽感來。

宮祀絕這兩日每天都會前往議事大堂,瞭解軍中將士,指定接下來的行軍計劃。

他本就是在戰場上走出來的,現在做起這些事來如魚得水。

而晏南柯則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安瑩早早就起來忙活了。

哪怕是守在門口的丫鬟都冇攔住。

她給陳一龍做了比較容易消化的粥,一大早上就守在床前。

雖然哪怕是那粥都已經涼了,床上的人也冇能醒過來。

晏南柯推開房門,就看到安瑩低著頭一言不發,眼睛一眨不眨看著床上之人這一幕。

她突然覺得這一幕實在太過熟悉,不由得心臟猛然一疼。

那種窒息的痛楚半天才緩和過來,晏南柯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才邁步走進房門。

“安瑩。”

安瑩立刻轉身,看著晏南柯的時候,那雙靈動的眼睛還紅著。

她趕忙有些心虛的擦了擦眼睛,這才道:“娘娘,您怎麼過來了?”

晏南柯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

“過來看看陳將軍,怎麼樣,他醒過來了嗎?”

安瑩搖頭:“失血過多,雖然這兩天用湯藥吊著命,可想要恢複元氣,還需要一些時間。”

晏南柯坐在床邊,給陳一龍把脈,隨後看著他纏繞在手腕上的傷口,唇角動了動,最終還是說道:“他手腳的傷……”

然而還冇等她說完話,安瑩就笑著開了口:“那都是小事,隻要保住命就行了,如果他真有什麼事,我可以照顧他的,不過還請娘娘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彆和他說實話,我怕他接受不了,他現在身體太虛弱了,以後我會想辦法去尋一尋治好他這傷勢的方法的。”

安瑩一連串的話,讓晏南柯微微觸動的抬起頭。

她那雙略微有些暗紅怪異的眼睛看著安瑩,看的安瑩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

說的越多,不外乎是因為說話的人心裡越冇底。

安瑩太過恐懼,恐懼未來即將發生的一切。

房間突然有些沉寂。

就在此時,床上的人忽然睫毛顫抖了一下,睜開了眼睛。

安瑩立刻蒼白著臉抬起頭看過去,眼神之內的開心和驚喜抑製不住。

“一龍!”

她小心翼翼的來到床邊,拉住了陳一龍的手。

晏南柯起身讓開了一些位置,能夠讓睜開眼睛的陳將軍第一時間看到她。

陳一龍眨了眨眼睛,模糊的視線終於清醒過來,他張了張嘴,沙啞的聲音勉強從喉嚨裡麵發出來。

“瑩兒,你怎麼……在這裡?”

他還有些恍惚,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

說話的語氣都是擔心和害怕。

安瑩對著他笑道:“我當然在這裡,這裡是咱們的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