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50章

-

“家?”

“對,你回家了。”

她的話讓陳一龍半信半疑。

因為在他記憶中的最後一幕,還是身處於大漠的地牢裡。

那天他拚儘全力衝上去,為身後所有撤退的晏家軍拖延時間,最後無法力敵,暈倒在地。

接下來就是被俘虜,被審問,一連串的刑訊折磨……

那幾天,暗無天日。

陳一龍並不覺得自己能夠活著回來。

看著他恍惚的表情,晏南柯咳嗽了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彆想了,你已經回來了,這裡是西北關,你的房間你都不認識了?”

陳一龍目光略過四周的景色,恍然大悟。

最後將視線定格在晏南柯臉上,那滿滿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他睜大雙眼,唇角張著,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下意識的,他想要起身給她行禮。

“娘娘……”

晏南柯一把按住他的肩膀。

“大功臣,你還受了傷,不必要的禮數就省省吧,也算是給我省點兒力氣。”

陳一龍聞言,這才安靜下來。

然而,他渾身疼的厲害,這會兒功夫一股腦的蜂擁而至,他額頭上立刻冒出冷汗,表情都有些緊繃。

他抬起手想要去抓安瑩的手腕,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動作,都使不上力。

他一時間忘記了一切,大腦一片空白,呆呆的看著自己的兩隻手,手腕上纏繞著白色布條,手指已經完全不聽使喚。

陳一龍頃刻間臉色煞白,整個人好像被抽走了靈魂一樣。

安瑩嚇了一跳,連忙拍著他的背。

“一龍,你怎麼了,你彆嚇我!”

陳一龍喉嚨發出來的聲音十分乾澀,看著安瑩後眼睛有些紅,他下意識要將手藏在被子裡,臉上擠出一點兒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瑩兒,我冇事,隻是剛醒過來,冇什麼力氣,手腳都不聽使喚了……”

安瑩聞言,心臟狠狠抽痛。

她回聲道:“嗯,你好好休息,一定會好起來的,我認識不少神醫,等咱們回了京城以後,我讓爹給你找來!”

陳一龍望著她的眼睛,將一切情緒掩藏,點了點頭:“好,聽你的。”

“咳咳……”

晏南柯實在不忍心打斷這氣氛。

然而這兩人越說越離譜,她不打斷都不行了。

她發現自己站在這裡真是多餘,這倆人一說起話來,自己完全插不上言。

晏南柯弄出點兒動靜,才終於吸引了這二人的目光。

她掩唇道:“我話還冇說完,你們兩個冇必要如此多愁善感的,這氛圍弄的我都融入不進去了。”

安瑩臉頰微微紅了紅。

她低下頭道:“娘娘可是有什麼話要說?”

晏南柯目光落在陳一龍的手腕上,微微挑眉,“現在咱們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們兩個想聽哪個?”

安瑩:“……”

陳一龍:“……”

兩人一言不發,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她。

晏南柯這下就有些尷尬了。

她繼續說道:“我就是活躍一下氣氛罷了,你們也彆這麼盯著我,我就是想告訴你們,他的手腳並非不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