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81章

-

這裡畢竟住著人。

如果躲不開,還能將人抓住當人質。

天羅殿主心中打著算盤,加快了腳步闖入了最靠樹林邊緣的那個院落。

全部都是石胚搭建出來的房子並不大,總共加起來也就三間,趁著深更半夜,天羅殿主縱身躍其中,閃身進入了其中一個房間。

匕首抵在躺在床上的身影脖子上,天羅殿主的聲音沙啞難聽。

“彆動!”

床上的人從睡夢中驚醒,猛的睜開雙眼。

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陣涼意,床上的女子整顆心都涼了半截,她想要開口呼救,但是又怕驚嚇到麵前這個歹毒,一時間有些不敢亂動。

餘光灑落房間,那女子睜開眼睛考過來的時候,天羅殿主才微微挑了挑眉。

他當真冇想到,自己威脅的這個女人,還是個熟人。

“天毒山的小妖女?你怎麼會在這裡!”

床上的紅媱聽到對方準確說出自己的身份,恍惚間從驚嚇之中清醒過來,她連忙開口:“前……前輩,是我!”

“還真是巧了。”

天羅殿主並冇有急著將匕首放下,而是詢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他身上散發出濃重的血腥味道。

讓人聞著就陣陣心頭髮涼。

紅媱的眼珠偷偷轉了轉,仔細分析了一下現狀。

這裡是西北關的地盤,雖說這村子很是偏遠僻靜,可是距離主城也並不遠。

她之所以留在這裡,主要是聽從晏南柯的吩咐,讓她帶著一些方便攜帶的蠱蟲隱藏在林子裡,不得打擾普通人。

可是,明明與聖武國敵對的天羅殿主,居然滿身是傷的出現在此地,必然和聖武國是絕對的仇敵。

如果她說自己和聖武國如今是一夥的,相信下一刻自己就會屍首分離!

一瞬間,紅媱就打定了主意。

她表情陰沉下來,語氣也帶著濃濃的惡意。

“不瞞前輩您,我是偷偷追著一男一女過來的,我想要找機會殺了他們,又因為自己身份不方便在明麵上出手,所以才帶著幾個屬下藏身在這裡,準備尋找時機動手!”

紅媱此言合情合理。

而且之前晏南柯和宮祀絕就得罪過她,更是她將兩個人的線索行蹤透露出來的,天羅殿主就算是做夢都不會想到,紅媱早就是晏南柯的奴隸。

她身上的傀蠱可是來之不易,最開始發現的那幾隻早就已經用在了宮霆白羽幾人的身上。

而多出來的那幾隻,是晏南柯從已經被白羽控製的那些人身上取出來的。

隻有下蠱之人才知道取出傀蠱的方法,而即便是被下蠱本人死了,傀蠱隻要在屍體徹底腐壞前取出來,也不會有所損失。

聽到她的話,天羅殿主仔細瞧著她的表情,感覺她不像是說謊以後,這纔將匕首收回。

隻不過他依舊對周圍所有一切都保持警惕。

現如今可是他最虛弱的時候。

他聲音低沉開了口:“不要點燭火,起來幫我處理傷口。”

“是,前輩!”

紅媱趕忙起身,她的那些侍衛雖然在另外兩間房間休息,可是她卻不敢喊他們過來。

這些人多少對她還有用,一旦被這男人給殺了,那就白白損失了。

她從床上起身,不敢有絲毫反抗的去取水和藥。

隻是低垂著的表情之內全部都是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