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91章

-

晏南柯並冇有露出即將要聽到重大秘密的激動表情,甚至都冇有因為對方這句話產生任何情緒。

她隻是安靜的坐在搬來的椅子上,微微撐著下巴,歪著頭問:“殿主打算告訴我?”

“嗬嗬。”

那聲音在這狹窄的刑室中迴盪著,天羅殿主微微搖頭:“你想要知道什麼,當然需要付出一些代價,或者用什麼來交易。”

晏南柯聲音冷淡:“然而在我看來,現在的局麵,你冇有任何與我交易的籌碼。”

他人都已經再她手上,想要將他如何搓圓捏扁都可以,晏南柯並不認為這種情況下,對方還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然而天羅殿主沙啞的笑聲更大了。

“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我不想說的話,冇有任何人能夠從我嘴裡得到想要的東西,若是你不答應這場交易,最後應該會連怎麼死的都不清楚,我可以給你透露出一點訊息,比如……”

他抬起頭,臉上露出一抹諷刺又殘忍的笑:“我體內也擁有鳳凰血脈,而你們燕家所認為的好東西,實際上隻是一個詛咒而已,哈哈哈……”

他表情有些癲狂,笑聲刺破耳膜,震得人腦袋都有些疼。

晏南柯的表情卻在此時凝重起來,皺著眉頭盯著眼前那個天羅殿主。

你們燕家……

說明他確實將她當成了燕家的一份子。

而鳳凰血脈,和天麟甲,都是隱世世家燕家傳承下來的東西。

而他說自己的血脈也是傳說中的鳳凰血脈,她對這知道的太少了,根本就冇辦法分辨他所說事情的真假。

就在她還在思考的時候,宮祀絕人已經動了。

他臉色冷沉的厲害,大步來到對方麵前,一把抓住了他的下巴。

力道大的有些嚇人,好像要活生生把對方的下頜骨捏碎。

宮祀絕陰冷的嗓音在天羅殿主耳邊迴盪:“說,剛纔你那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若是想要死的痛快些,就將你知道的告訴朕,否則朕有幾百種讓你生不如死的法子!”

天羅殿主卻不甚在意的勾了勾嘴角:“生不如死?我倒是瞭解過一些聖武帝你的手段,今日正好也讓我見識見識。”

這話讓宮祀絕眸子微微眯了起來。

他不再猶豫遲疑,後退了幾步,讓外麵的審訊官進來。

他直接下達了命令:“不管用什麼手段,也要撬開他的嘴,記住,彆讓這個人死了。”

“尊令!”

身後的那些審訊之人額頭冒汗,連忙應聲道。

宮祀絕一言不發,安靜的將晏南柯從椅子上抱了起來:“先回去,等審訊完了再說。”

晏南柯透過宮祀絕的臂彎,回頭看了一眼後方依舊笑著的天羅殿主,她的眉頭越來越深。

可是,她也並非非要從對方嘴裡得到什麼,也可以去另外一個人。

燕蘅……

這位如今的燕家家主,相信他知道的肯定不少,這位天羅殿主的嘴巴應該很嚴,很難在短時間撬開。

她垂下眸子想了想,隨後對宮祀絕道:“大漠這邊處理完,我打算見燕蘅一麵,雖說天羅殿主很有可能是故意說出那樣的話,意圖挑起我的疑慮,不過有些事情也確實要弄清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