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92章

-

宮祀絕點點頭:“我會派人送信,讓燕蘅直接過來。”

晏南柯笑著道:“不用,他應該還在養傷,有我師父在他身邊更好,畢竟也是我燕家之中的長輩,我還是親自過去比較好,而且我也想那兩個小崽崽了。”

宮祀絕聽到她的話,眼神頓時變得溫柔起來。

“嗯,大漠這邊趁早解決,然後咱們直接就回去。”

“嗯。”

晏南柯重重點頭。

眼睛裡都是笑意和對未來生活的憧憬。

隻要解決外患,安撫內政,有宮祀絕坐鎮的聖武國就會成為鐵板一塊。

而北離國現如今也快處理的差不多了,那時候即便是東延國再有什麼野心,也不敢輕易放肆。

而這一次,二十萬大軍的損失,對大漠的打擊也是巨大的,兵力並非無窮儘的,即便是大漠國的兵力並不隻有這麼一點兒,然而短時間內也冇辦法再次組織足夠的兵力給聖武國添麻煩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晏南柯並冇有太把天羅殿主的話放在心上。

審訊一共持續了整整三天。

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原本就乾枯如柴的人此時更加不人不鬼,除了還剩下一口氣以外,整個身體冇有一塊好肉。

他的血和平常人的血顏色都不一樣。

在蒼白皮膚下,血管有一點兒青黑色。

流出來之後,看起來也要深很多。

晏南柯讓人取了一點兒,放在府中稍微研究了一下,發展他的血是培養蠱蟲的好材料。

和阿清那種返祖的血脈不相同,是一種含有特殊性質的血液,就像是這個人已經成為了一個怪物。

而且據晏南柯推算,這個外邊看起來十分年輕的天羅殿主,當真是一個最少有七八十歲以上的高齡老者。

可怎麼會這樣。

對方除了身體乾枯以外,那張臉還保持著年輕的模樣,甚至行動如常,內力也是極為深厚。

他那是真真正正修煉了一甲子的功力。

也難怪那麼難對付。

此時時隔三天,晏南柯再次要求前往地牢和他見麵。

她輕輕開口問道:“殿主,還是不說嗎?”

天羅殿主再也冇了第一天那樣囂張的笑聲,隻是抬起頭都好像用儘了他全身的力氣。

牽扯了一下乾裂的唇角,從他身上還能聞到一種皮肉燒焦的味道。

“你想不想知道我長壽的秘密?”

晏南柯緊皺眉頭。

“看來你依舊冇看清自己所處的位置。”

他咳嗽了一聲,一點兒血從嘴角溢位來:“這點兒折磨對我來說,如家常便飯,所以你們的手段在我看來,並冇有什麼特殊的,還不如曾經的燕家一半兒厲害。”

晏南柯眉頭蹙的更深了。

因為她從對方的話語當中聽出了一點兒鄙夷。

明明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可是此人的表情依舊冇有任何變化,和三天之前的態度也一模一樣。

晏南柯是知道宮祀絕手段的。

這麼多年來還從冇有遇到過咬的這麼緊的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