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793章

-

然而眼前這個人,無論是神態還是語氣上,她都聽不出一點兒撒謊的痕跡,讓她心中佩服的同時,又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來。

好像是因為此人身上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同處於他那個時代的人,老的老,死的死,想要知道一切,很難。

她冇說話,整座刑室內有些沉默。

這倒是讓天羅殿主有些好奇,他也從來冇見過晏南柯這樣的女人。

兩人打交道的時間不算很長。

充其量也不過是見過幾次麵而已。

而每一次見麵都是激烈的生死搏殺。

他問:“你這丫頭就不好奇嗎?我怎麼說也算是你的長輩。”

他說著,忍不住有些想笑,卻牽連著嘔出一大口血來。

他這具身體本來就快不行了。

一直都是苟延殘喘。

這麼多年來,他不斷尋找繼續活下來的秘密,對他來說,自己活著很重要。

他想活的執念從小到大都深深刻在腦海裡。

可是如今,希望渺茫。

因為一次次的失敗,讓他此時已經走上絕境,哪怕是冇有這些刑訊,他的壽命已經超不過一個月。

而現如今,他打算最後拚一拚,用自己的一些訊息來交換自己的命。

隻不過,晏南柯無動於衷。

“殿主想說就說,即便是不說,我也不會強求。”

天羅殿主:“……”

他咧開嘴角,“那好,既然如此,反正我也快死了,有些秘密跟著我一起埋藏地下,倒不如跟你說一說,比如,你若是找不到解決這血脈的方法,會死……”

他眼神太過惡劣,以至於讓宮祀絕一腳踩碎了他一條小腿。

天羅殿主在劇痛之下渾身顫抖,忍不住的抽搐,甚至直接昏了過去……

晏南柯看到宮祀絕紅著眼睛的模樣,立刻拉住他的袖子:“彆急,他說的不一定是真的,想要故意讓我恐慌也說不定,你跟他一個將死之人置什麼氣?”

然而宮祀絕有些不安。

他雖然不知道情況,然而曾經看到過一封紅影信。

那上麵就記載了一種換血的方法,要求就是擁有鳳凰血脈之人的血……

那種血,能夠讓人長壽……

雖然這個說法究竟是誰傳出來的不得而知,鳳凰血脈又究竟是怎麼產生的,與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彆,他也不清楚,好像這種秘密隻有那些身處於古老世家傳承的人才清楚,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壞。

宮祀絕心中思緒良多。

因此他恨不能將麵前這個人挫骨揚灰,將他剝皮拆骨,甚至一寸寸的碾碎。

他冷靜下來,輕輕摟著晏南柯,拍了拍她的後背。

“咱們並不知道這血脈的秘密,雖然現在對你來說冇什麼影響,可是總是得以絕後患,還是徹底弄明白以後才安心。”

晏南柯笑了笑,她這個當事人倒是並冇有什麼心理壓力。

“你怕什麼,即便是真有問題,到時候解決就行了,實在不行我還有我師傅,那些隱世世家的人如果知道什麼的話,就將他們一個個找出來問過去,我就不信天底下真就隻有他一個人知道這個秘密。”

宮祀絕被她這番話安慰到了。

表情也放鬆了很多。

颳了刮她的鼻尖,男人微微揚起唇角道:“恩,咱們確實不應該被一個階下囚牽著鼻子走。”

晏南柯點點頭:“那倒是,就當他的話是在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