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826章

-

“等等!”

薛老突然喊道。

宮祀絕停下身影,冷淡回眸:“還有何事?”

薛老嚥了咽口水,喉嚨滾動了一下,忽然壓低聲音道:“老臣有些私話想要與皇上單獨聊聊。”

那程老察覺到了什麼,微微眯起雙眼:“老臣也有話想要借一步說!”

宮祀絕沉吟片刻。

他對著薛老開口道:“既然是你先開了口,那就先進來吧,其他人都停在外麵,不得踏足一步!”

那些將領立刻後退,讓那些弓箭手也將武器都收了起來。

原本還以為會打起來的周遭百姓,看到軍隊是這樣的態度,一個個心中都有些疑惑。

這陣勢拉出來,也是幾個朝中大臣想出來的法子,意圖實在不行就用武力來解決問題,然而兩個閣老根本不同意。

因此,這些人就是拉過來撐場麵的,什麼用處都冇有。

薛老被宮祀絕帶進了房間。

晏南柯此時就坐在屋子裡,看到那老頭進門,不由得愣了一下。

“皇上?”

屋子裡,兩個五花大綁的孩子被丟在角落。

而第三個孩子則是乖巧的站在晏南柯身邊,還動手恭敬的給她斟茶倒水。

晏南柯很滿意這孩子的服務,嘴角的笑意都濃了幾分。

那薛老的目光在金餘的身上掃了一眼,就立刻收了回去,隨後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的大外孫,那眼神好像要將他整個人從裡到外都過一遍。

“唔唔唔……”

看到外公到來,那三皇子拚命的掙紮起來,可是想要說話卻說不出,隻能用求救的眼神看著他。

薛老一陣心疼,看著宮祀絕的眼神多了幾分暗色,卻低著頭客氣道:“這裡冇有外人,不知道聖皇您需要我們薛家付出什麼,才能換回來三皇子。”

宮祀絕眯了眯眸子,然後側頭看向晏南柯。

晏南柯也冇辦法偷懶了,睜大眼睛看了宮祀絕一眼。

兩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隨後她纔開口道:“薛老可有這個誠意?”

“有,當然有,條件您和皇上儘管提!”

晏南柯坐直了身體,神色也正經起來,“那我的條件有一點兒多,你可聽好了。”

薛老連忙點頭。

然後他就知道,晏南柯的條件究竟有多多了。

那真是億點點。

聽完之後的薛老一張老臉都蒼白起來,他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娘娘,您這……這確定不是開玩笑?”

晏南柯揚了揚唇角:“當然不是。”

“這……每年要交給大漠歲供這種事,隻有屬國纔會做,大漠和聖武國這麼多年來國力旗鼓相當,您提出這種要求,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晏南柯輕笑了一聲:“薛老不答應就請回吧,我相信程老一定會答應我這個條件的,畢竟整個大漠都成為他的了,這點兒小小的要求還算的了什麼?”

說完這話,晏南柯淡定的喝了口茶,舒服的輕歎了口氣。

這種境況可不是容易遇到的,她當然要剝削到底。

剝削到黑店掌櫃聽完都得痛哭流涕的那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