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827章

-

薛老臉色極為凝重。

晏南柯十分聰明,她提出來的條件說過分也過分,卻又能牢牢的把握住了他的底線。

讓他猶豫不決,又不至於全盤拒絕。

答應下來,等於讓薛家狠狠的掉下一塊肉。

未來的大漠,也會在聖武國的打壓下,需要苦苦掙紮多年。

“我答應!”

薛老大腦一片混亂,心口也像是被熱水燙的沸騰起來了。

他臉色慘白,像是下了這輩子最大的決定一樣。

晏南柯聽完他的話,也笑了。

甚至客氣的道:“恭喜薛閣老,合作愉快。”

她側頭,對著宮祀絕眨了眨眼睛。

宮祀絕立刻讓人將提前準備好的條款拿了出來。

必須黑字白字的簽字畫押,光嘴上說說怎麼行。

薛老像是被壓上了斷頭台的犯人。

強忍著心裡的不安,將手印按在了那封交易所用的協議書上。

晏南柯仔仔細細的將那張紙收好,這才揚起唇角笑道:“如今合作已成,薛閣老就是我與皇上的貴客,當然,您的孫子也是。”

她擺了擺手。

這屋子裡又冇有彆人,金餘心領神會,立刻站起身走到自己三哥麵前。

他伸出手將他身上的繩子解開,動手的時候默不作聲。

然而,那三皇子剛剛掙脫束縛,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

“賤種,你居然敢害我!誰給你的膽子,你說呀!”

三皇子暴怒之下,直接將金餘撲倒,狠狠的用雙手掐住他的脖子。

一時間,金餘冇辦法開口求救,呼吸也被那雙手遏製住,他閉上眼睛死命掙紮起來,然而他的個頭和力氣都比對方小很多,怎麼也掙紮不開。

晏南柯見到這一幕,眉頭緊緊蹙起來。

她臉上露出不悅之色,正要說話,卻被宮祀絕按住了手臂。

“先等等。”

“等什麼?”

晏南柯回頭看過去,就見到躺在地上被完全壓製的金餘忽然用手摳下一塊用來墊桌角的石頭,然後狠狠的拍在了三皇子的腦袋上。

驟然間,三皇子的額頭上冒出了血。

見到自己外孫出事,薛老臉色驟變。

“三皇子!”

他立刻衝了過去,將流血的三皇子從地上扶了起來。

他麵色難看,瞧著金餘的眼神已經流露出殺意。

隻不過這裡冇有他的屬下,他隻能先安撫懷裡的三皇子。

三皇子的年紀稍微大一些,然而看到自己流血了以後,整個人都慌了,一邊哭一邊喊道:“外公,血,我流血了……”

“三皇子彆怕,老臣在這裡,冇人敢傷害你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他額頭上的傷口,攙扶著三皇子站起身,目光冷冷的注視著金餘,他忽然對著晏南柯道:“皇後孃娘,皇上,我們如今怎麼說也是合作者,老夫也答應了將來會給你們的好處,如今我提出一個小小的要求,不過分吧。”

晏南柯揚起眉:“你說。”

“這四皇子雖然也是王室血脈,可他母妃地位卑賤,從小在宮裡不受待見,纔會被早早趕出皇宮,他除了這血脈之外冇有任何背景,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不如將他也交給我來處置,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