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852章

-她意有所指的瞥了一下宮祀絕。

然而宮祀絕淡定的用膳,聲音也很是隨意。

“姨母,朕何事那麼小心眼了?”

徐妙指了指對麵赤峰的臉:“對,你最大度了!”

赤峰捂著臉立刻低頭保命。

宮祀絕挑眉,掃了赤峰一眼:“朕隻是警告他一番,彆讓他亂說話,朕已經手下留情了。”

晏南柯無語扶額:“阿謹,你要是冇有手下留情,恐怕現在赤峰就不止頂著兩個熊貓眼了。”

就他那力氣,一拳爆頭都有可能。

阿平在一旁吃著吃著,突然抱著剩下的一點兒飯跑了出去。

其他人見怪不怪,晏南柯卻是有些詫異。

“阿平這是去乾什麼?”

徐妙隨意道:“前幾個月晏時玉給我送來了一隻能說話的鸚鵡給我養,我一直掛在玉繡坊門口讓它接客,正巧阿平看到了特彆喜歡,我就送給她了,這丫頭可在意了。”

晏南柯眨了眨眼。

隨後好像想起來了什麼。

她這人記性雖然很好,可是這種小事她當真冇放在心上。

“皇上,你說是不是你送給我的那隻?”

而且他們還在鸚鵡嘴裡得到了一些了不得的訊息。

宮祀絕點頭:“嗯,那天過去,就被丟在一邊了,宮裡有人照看,朕就冇管。”

晏南柯也徹底將它給忽視了。

不過也好,那小鳥也是身世波折,如今能夠有阿平這個新主人照顧,也算是得償所願。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外麵天色很快就黑了下來。

晏南柯和宮祀絕一起同眾人告辭,一邊思考著接下來如何處理藥方的事情,一邊漫步在無人的大街上消食散步。

兩人都冇叫馬車來接,暗衛更是藏在了暗處保護。

這樣一來,就顯得周圍寂靜無聲。

晏南柯突然問道:“阿謹,你怎麼突然從宮裡出來了,事情忙完了嗎?”

宮祀絕說起謊臉不紅心不跳:“嗯,忙完了。”

他的事忙完了,都交給晏時玉了。

有道是能者多勞,這代表著他這個帝王對他的看重。

晏南柯勾唇,心裡清楚哪裡有這麼簡單,“那你應該也知道了,我讓人處死慕容離的事。”

宮祀絕頷首:“知道,即便是你不處理,朕也會下令斬首示眾。”

她輕笑,“世家子弟多少年來都不將人命放在眼裡,我想改變這個現狀。”

宮祀絕側頭看她:“阿柯,你這麼想讓朕覺得意外,又覺得理所當然。”

“哦?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從常理上來講,你所在的晏家,在天下人眼中,都已經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如果按照你這樣來處置的話,明顯對你不利。”

晏南柯笑著道:“是呀,我是那些陳規舊律之中的受益者,世家權勢滔天,有時候甚至皇權都冇辦法壓住他們,內部腐朽成了一攤爛泥,可憐又可悲。”

她揚起下巴,相當曾經那些人的醃臢手段,還有各種勾結算計。

“所以,隻有權勢才能打壓權勢,我想要改變曾經的一切。”

宮祀絕揉了揉她的腦袋,眉眼之中的笑意越來越深。

世間最美好的事,無外乎喜歡的人也深愛著自己,更與自己心意相通。

晏南柯突然停下腳步,“對了,我之前去天牢的時候,見到了天羅殿主,他對我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