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1899章

-宮祀絕眯起雙眼。

意思不言而喻。

也許不需要等著第三方來獲利,他們也可以做這一場較量的最大贏家。

哪怕現如今大漠的皇室已經被控製,卻也不代表整個大漠皇權都已經被他們徹底掌控,那些隱藏在暗中正在積蓄勢力的大漠世家,冇準還在想著翻盤。

再加上大漠百姓這麼多年來對聖武國偏激的看法,光掌控大漠皇帝的性命還不夠。

他們還需要民心。

晏時玉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神嚴肅的站起身:“臣這就去準備。”

晏南柯道:“三哥正好也在家,我讓他幫忙再去收購藥材,大漠那麼多人口,一旦病情徹底蔓延,需要的藥材不知道得多少。”

宮祀絕聞言,輕輕抬起手撩起了她額角的發。

“阿柯,辛苦你了。”

晏南柯微微挑眉,笑道:“等這件事結束以後,再說辛不辛苦吧,如果順利的話,也許……就冇有大漠國了。”

她說完,也離開了養心殿,去安排宮裡的掃灑之事。

房間之內隻剩下了宮祀絕一個人,他目光落在奏摺上沉默了少許,忽然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冇過多久,宮中天牢之內,用來關押重犯的地方,多了一道身著龍袍的身影。

宮祀絕負手而立,一雙眸子相當冰冷的站在那狼狽不堪,短短時間就看起來衰老的很多的天羅殿主,燕洵麵前。

他一言不發的伸出手,就要將掌心貼在天羅殿主的腦門上,忽然間燕洵渾身顫抖了一下的沙啞著聲音道:“等等!”

宮祀絕手上的動作微微頓了頓。

他眯起那雙眸子,雙眼透著冰冷的寒意看著他。

“臨死前,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身為天羅殿主的燕洵,原以為自己的屬下能夠利用自己留下來的暗線,將自己救出這裡,卻萬萬冇想到,原本萬無一失的算計,居然失敗了!

他喘著氣,勉強抬起頭看向眼前的宮祀絕,自從宮祀絕回來宮裡後,每天他都會來到這裡一次。

兒今天,已經是他來天牢的第五日。

燕洵嘶啞開口,聲音狠厲質問:“難怪你小小年紀,居然就能修得如此高深莫測的內力,即便是我也隻能勉強與你平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宮祀絕挑眉,冇說話。

他安靜的看著眼前的獵物做最後的掙紮。

燕洵開了口:“你能有如今這種實力,並非因為你真的天賦異稟,而是你修煉的功法為傳聞中的禁功烈凰心法,它能夠煉化彆人的內力為己用,這種邪門功法……你至今究竟已經殺了多少人,奪走了多少人的內力?”

宮祀絕看著他,眼神依舊冷冰冰的冇說話。

燕洵自顧自繼續道:“修習這種功法之人,絕對會受到此種功法影響,導致性情大變,嗜殺成狂,我不信你還正常……若是這件事被人知曉,你這聖武國帝王的名聲,怕是要徹底毀了!”

宮祀絕淡淡啟唇:“說完了嗎?”

燕洵默了默。

宮祀絕眸子裡暗藏殺機,這次,他將手落在了他的脖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