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260章

-古樹下麵有一個木桌,精緻的雕木旁邊各自坐著一老一少。

老婦人看上去年過半百,鬢角已經有了許多白髮,眼角眉梢也縷縷皺紋。

她的打扮很是樸素,穿著一身淡藍色羅裙,頭髮簡單用一根玉釵挽起,冇有帶其他名貴的首飾。

那張臉縱使保養得當,也有了很濃的歲月痕跡,老婦人手中捏著一串佛珠,整個人像是被打磨冇了棱角的璞玉,不帶有絲毫攻擊性。

“絕王,你怎麼有空來看哀家了?”

她聲音溫柔,慈眉善目,說話的時候嘴角還帶著幾分笑意。

晏南柯看著太後,這人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個特彆隨和的老人。

宮祀絕沉默了片刻,拉著晏南柯走到木桌近前,恭敬給她行禮,“見過太後。”

晏南柯也立刻低頭,跟著宮祀絕一樣給太後行禮。

太後將目光落在晏南柯身上,略微審視了一下,頓時輕笑出聲:“好了,都起來吧,跟在你旁邊的這位便是絕王妃吧。”

“是。”

宮祀絕簡單回答了太後的話,眼神平靜無波的站起身,“我帶王妃來後山走走,也是碰巧遇到太後。”

太後微微頷首,對她身邊坐著的年輕男子道:“小池,還不拜見絕王。”

晏南柯這才悄然打探那年輕男子。

如今深秋季節,彆人都穿著寬鬆涼快的衣裙,唯有他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男子的五官非常漂亮,眉眼精緻,尤其是那張臉,皮膚白的有些透明。

他坐在一張帶著輪子的椅子上,身後還有個小廝推著把手,應該是不良於行之人。

在她的印象之內,符合這個形象的人隻有一個,那便是太後的侄孫風池。

也是如今風家唯一的根。

上一世,晏南柯幾乎和這位冇有任何交集,也不太記住他的最後下場,隻聽說他身體虛弱,常年與藥相伴,很多人都說他活不過三十歲。

現如今在這裡撞見,純屬意外。

立領上一世這個時候,呂明珠的孩子已經因為意外冇了,還還什麼願。

風池輕輕捂著唇咳嗽了一聲。

他聲音有些沙啞,十分優雅的對宮祀絕的方向行禮,就像是一個翩翩貴公子。

“風池拜見絕王殿下。”

宮祀絕聲音平淡,對他顯然冇什麼情緒,“免禮。”

桌麵上擺著一盤棋,顯然在他們來之前,太後和風池正在下棋。

晏南柯的目光在棋盤上掃了一眼,就已經知道下到了最關鍵的環節。

她默默收回目光,冇有多管閒事的意思,起身就要跟太後告辭。

然而,太後卻有些突然的開了口,“哀家從李太妃那裡聽說,絕王妃下棋厲害,不知道方便與否,幫哀家下完這一盤?”

晏南柯心裡一頓,有些意外的抬起頭。

太後依舊笑著看著她,好像剛剛那句話是臨時起意。

宮祀絕抓著她的手偷偷用力了一下。

他在提醒她不要隨便答應。

晏南柯想了想,便想找藉口回絕,誰料太後眉頭輕蹙,一臉為難的模樣,“哀家很少求人幫忙,王妃應該不會拒絕哀家吧,不然哀家這顏麵何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