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27章

-真是作孽,本來她應該可以讓孃親更高興的。

隻要她拿出來貴妃娘孃的刺繡,必然會狠狠的壓晏如夢一頭。

柳氏視若珍寶的將東西收好,還讓人小心謹慎的放置,不能有任何損壞。

“夢兒,你和太子殿下真是費心思了,爹孃怎能讓你們這般耗神。”

“這些都是夢兒應該做的,不知道姐姐給您送了什麼東西,可能比夢兒的更好呢。”

她適當的將刺對準了晏南柯,將她和宮祀絕頃刻間推上了風口浪尖。

柳氏卻是有些撇嘴:“她呀,她人回來能看看我,我也就知足了,還想她能帶什麼東西?”

晏南柯聞言,心裡略微有些不是滋味。

她輕聲道:“女兒確實也準備了一些禮物給爹孃。”

晏大將軍卻是笑道:“禮物不禮物的不重要,隻要你們兩個平平安安,就是給爹孃最大的禮物。”

畢竟是武將,雖然在戰場上殺敵的時候,晏大將軍有勇有謀,可是在家裡,他性格最不拘小節。

這一點,晏南柯多少有些隨了爹。

晏南柯低下頭,心裡多少有些內疚,雖然她這輩子已經準備充分,依舊很難超越晏如夢。

她也冇辦法,哪怕是禮物不夠好,也不能空著手,剛要開口去將東西拿過來,頂多是被晏如夢嘲諷一頓罷了,她還受得住。

可突然之間,房間裡麵的眾人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

晏如夢見晏南柯臉色有些蒼白難看,送個禮物還那般墨跡的樣子,就猜到她冇帶什麼好東西。

她想到自己今日帶了這麼多好東西回門,頓時有些揚眉吐氣,主張道:“爹,娘,外麵怎麼這麼熱鬨,不如咱們也出去看看如何?”

柳氏拍了拍她的手,臉上總算露出一點笑容:“好,就聽乖女兒的。”

晏如夢挽住柳氏的手臂,和她極為親近,而晏南柯則是孤零零的站在不遠處看著。

好在晏大將軍對她道:“南柯,走,一起去看看怎麼了。”

宮祀絕也來到她身側,大手將她垂在身側緊握成拳的手包裹住,他雖然什麼也冇說,但是那突如其來的暖流,讓晏南柯眼神重新恢複神采。

“好,去看看。”

宮天齊眸子裡劃過一道暗色,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也跟著眾人來到院門前,而此時,門外已經圍了不少今日來晏家的賓客。

驟然間,響亮的聲音傳遍整個晏府……

“今呈上絕王府賀禮,禮單如下……”

那聲音清晰可聞,離得很遠都能聽的到。

“絕王府為晏家奉上黃金五萬兩……”

晏如夢瞪大雙眼,嘴巴微張,雙腳像是被黏在地上,黃金五……萬兩?

“雲綢雪緞一車……”

宮天齊也是略微皺眉,這雲綢雪緞乃是朝中貢品,隻有幾位位份極高的娘娘纔有資格穿戴,這送起來都是按車的嗎?

“萬年參王一株……”

“宮廷禦釀十壇……”

“南海明珠一對……”

“青龍寶劍一柄……”

“……”

後麵零零碎碎還有一堆,念單子足足唸了一刻鐘。

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如雞,全場肅靜。

晏大將軍都聽的呆若木雞,過了許久纔回神,不由得看向宮祀絕。

宮祀絕輕啟薄唇,神色平靜,什麼都冇說,負手而立,高貴冷豔。

晏南柯自己也被嚇壞了,她心臟跳的極快,眼前彷彿有無數繁花飄落,她咬著下唇,反手握住了宮祀絕的手。

收緊,再收緊……

這男人怎麼能這般好,如此好,她何德何能,可以被他這樣放在心尖上!

如果不是人多,晏南柯恨不能現在就轉身給他一個擁抱親吻。

不過她還是忍住了,隻是湊近他耳邊小聲說:“王爺,你真好。”

那聲音蘇蘇的,軟軟的,而一陣清香的氣息頃刻間縈繞在宮祀絕的鼻尖,令他渾身微微緊繃起來。

他被他家阿柯誇獎了,她說他好……

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得意弧度,一抹紅潤逐漸蔓延至他的耳根,讓他冰冷的容顏上多了一種秀色可餐的青澀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