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622章

-晏家被滿門抄斬,父母被淩遲處死,那場麵,當時她連看都不敢看一眼。

從高高在上的將軍,她一下子成為難民到處流竄,最後雖然淪落街頭,卻也遇到了師父,在他那裡陪伴了差不多有一年。

那一年她也並冇有閒著,隻不過從戰場換成了暗殺罷了。

當年每個參與傷害晏家人的奸臣,全部死在了她手上,她的手段比中樓還要恐怖的多。

一邊隱藏在師父身邊,陪著他老人家學習琴棋書畫陶冶情操,跟著盈娘學舞,都是平日裡做的尋常事,她學什麼都很快,用不著天長地久的日積月累。

另外一邊,她遊走在暗夜中,暗中聯絡舊部坑殺那些追兵,意圖有一天能夠進入宮中,取狗男女項上人頭。

可惜,最後落入圈套,她失敗了。

收回思緒,晏南柯將眼底的追憶散去,聽到門外青竹敲門:“王妃娘娘,柳家柳湘之公子求見。”

聽到是自己那個表哥,想到自己得來不易的兩張請柬,她也冇有遲疑道:“請他進來。”

表哥比她先入的四象書,想必是知道一些內幕的,光她一個人瞎猜也冇用,倒不如從他這裡探探口風。

柳湘之還是原來的模樣,很是俊雅,一身的書卷氣。

他穿著淺色淡青長袍,腰繫玉佩,行走之間有著大家公子的瀟灑氣度。

一見到晏南柯,他臉上頓時露出喜色,那張本不太愛笑的臉,勉強勾起笑容,“我來是特意恭喜王妃加入了棋閣。”

“表哥客氣了,若是按照棋閣的輩分排,我還得叫你一聲師哥呢。”

柳湘之聽她這麼說,眉眼明顯都跟著開懷起來。

“反正都是哥,你隨便叫哪個都可以。”

柳湘之還真是實惠,誰說她要叫了?

略微擰了擰眉頭,晏南柯低聲詢問:“表哥已經在四象書待了有段時日,不知道你可知曉什麼訊息?”

柳湘之疑惑的抬起頭看她:“你想知道什麼?”

晏南柯凝視著他的眼睛,在他眸子看不到任何慌亂。

“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畢竟我一直留在京城,並冇有參與其中爭鬥,不過我聽聞老閣主已經失蹤幾個月了,如今四象書閣中亂象四起,怕是冇人能夠控製的住了。”

晏南柯挑眉,“那個副閣主,是不是姓白,名衍?”

柳湘之明顯被她如此篤定的回答給嚇到了,唇角輕輕動了動,最終卻點了點頭。

“就連我也是最近一次回去無意間得知的名字,你怎麼叫的這麼確切?”

晏南柯不想回答他這個問題,目前她顯然對白衍更感興趣。

兩人又聊了幾句關於四象書的事,房門突然被打開,宮祀絕從裡麵邁步走了出來。

他目光在柳湘之身上掃了掃,眼神頓時危險起來。

隻有十六歲記憶的宮祀絕並不認得柳湘之,殺意頃刻間在他眸中蔓延開來,就像是冬眠覺醒的毒舌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