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674章

-誰能想到這步搖製作的如此精巧,又有誰能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晏如夢想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她做夢也想不清楚,晏南柯到底如何發現步搖特殊之處的。

想不通,她這輩子都想不通。

皇上盯著麵前的印章,聲音猶如寒冰,“太子妃,你可知罪!”

晏如夢腿一軟,再次跪倒,她因為腿上的傷勢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宮天齊隱約察覺到大事不妙,他心口也跟著沉了下來。

這蠢女人!

如今印章已經找到,謀逆證據確鑿,她百口莫辯。

晏如夢低下頭,眼神裡麵的光芒一點點消散,晏家其他人長長出了一口氣。

這又狠又毒的女人,終於要敗了!

隻要今日過後,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再翻身。

晏如夢聲音顫抖著,她低垂著眸子搖頭道:“那步搖是母親送給我的,我並不知道其中秘密。”

晏南柯冷笑起來,“事到如今,你居然還在狡辯,剛剛你護著那步搖的樣子,根本就是在心虛。”

晏如夢不撞南牆不回頭,不進棺材不落淚。

“如夢隻有一句話,如夢是被冤枉的!”

皇上也沉了臉。

“好一個冤枉,來人,用刑!”

宮天齊立刻擋在晏如夢前麵,看著她瑟瑟發抖的身體對皇上道:“父皇且慢,不論如何,如夢如今也是太子妃,當眾刑罰可否折損皇室顏麵?”

他冇有阻攔皇上所說的刑罰,可是也不能當著眾目睽睽之下就打。

皇上扶額,眼神冷芒閃爍:“晏家已經將晏如夢逐出門楣,而這太子妃之位,是朕賜予晏家嫡女的,她如今已經不配,朕隨時可以收回。”

“父皇!”

宮天齊低垂下眸子,還想求情,卻看到兩個禁軍走過來,將晏如夢直接按住,壓在地上。

她拚命掙紮:“太子殿下救我,殿下……”

宮天齊側頭看了她一眼,卻是跪在原地冇有動。

事已至此,隻能期盼著晏如夢能夠熬過去,否則誰也救不了她。

皇上輕輕靠在椅子上,整個晏府除了晏如夢的驚呼喊叫之外一片寂靜。

“打,打到她招供為止。”

宮天齊猛然睜大雙眼抬起頭,“父皇,您這是……這是在屈打成招!”

皇上輕輕挑眉,“人證物證俱全,你身為太子卻還質疑朕的決定,豈非是非不分,黑白不辨?”

被責罵了一頓的宮天齊頓時不敢再出聲,雙手抓著袍子,心裡一陣冇底。

他不怕晏如夢死,甚至期待她直接被打死了事。

就怕她扛不住,什麼都招。

而晏如夢也確實是個硬骨頭,哪怕是平常看起來怕死要命的人,這種時候居然咬牙忍住了。

板子一下一下的落在她身上,纔沒一會兒她腰臀處就已經血肉模糊。

慘叫聲成了這宴會唯一的樂音,聽的人頭皮發麻,卻也覺得興趣盎然。

晏如夢可是第一個被公開處刑的太子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