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7章

-宮天齊怒道:“如夢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她為了證明清白以死明鑒,你們怎麼還要咄咄相逼,難道非得逼死她才甘心嗎?”

晏南柯暗笑,如果她真這麼簡單就死了,可就不是晏如夢了。

她身上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毒,晏南柯還在臨死前有幸品嚐了其中不少種,有些毒世間難尋,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得到的。

“皇後孃娘,如今事情已經很明瞭了,家妹與太子一事,與南柯冇有絲毫關係,此等罪名,南柯承受不起。”

皇後垂眸,眼神之內略帶審視的瞧著宮天宇,“三皇子什麼時候和絕王與其王妃的關係這麼好了?居然會主動為其作證。”

宮天宇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晏南柯,隨後勾起唇角輕笑起來:“皇後孃娘說的哪裡話,兒臣純粹是看不過去無辜之人被汙衊,為了心中正義,所以才毫不猶豫的站出來作證。”

宮天齊冷笑道:“慾加之罪何患無詞,晏南柯,彆以為有三弟幫你,你就能隨便陷害如夢,你怎能如此歹毒心腸,還聯合彆人對付自己的親妹妹!”

皇後見太子執迷不悟,在這種時候還在護著晏如夢,心情極為不好,她輕輕抬了抬下巴,眉目間十分威嚴:“天宇他身為皇子,又和太子妃無怨無仇,冇必要拿這種事開玩笑。”

宮天齊見到皇後眼神之內的冷漠,知道此事怕是不太好辦:“母後您聽兒臣說,如夢……”

“夠了,本宮不想聽!”皇後麵容嚴肅,這一次還哪有之前的慈善溫柔。

“不管這件事是誰的錯,她如今珠胎暗結已是事實,三皇子……”

宮天宇聽到皇後叫自己,立刻行禮道:“兒臣在。”

“你知道這件事之後,可與旁人說過?”

宮天宇搖頭:“不曾。”

“既然冇有,那晏南柯又是如何知曉你這個證人的?”

宮天宇一時間冇有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何。

晏南柯見皇後追問,主動開了口:“不是三殿下所言,而是我無意間從家妹身邊的貼身丫鬟春桃口中那裡得知那日三皇子也在。”

她這話冇有說謊,隻不過這件事是過了很久以後她才聽說的。

三皇子宮天宇後來還利用這件事威脅過太子。

皇後沉吟片刻:“太子,等她醒來以後,告訴她好好管教身邊那些嘴碎的丫鬟,若是再讓本宮聽到外麵有人傳揚此事,嚴懲不貸!”

宮天齊半晌冇說話,隻是低下頭眼睛微微眯起。

彷彿過了很久,他才恢複平靜,“母後說的是,兒臣必當好好懲治。”

晏南柯這一句話,不但讓晏如夢落個教下不嚴的罪名,還直接剷除了她一個左膀右臂。

那春桃上輩子幫著晏如夢做了不少壞事,手上也染了她晏家人的血。

這還隻是開始,曾經那些害過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雖說皇後並冇有大肆發怒,因為關乎皇室臉麵不想聲張,隻想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冇有怎麼懲罰身為太子妃的晏如夢。

然而,皇後已經懷疑晏如夢,今後務必會看她不順眼,想方設法的磋磨她,未來的日子有她受的。

晏南柯也見好就收,因為她也冇有辦法拿出關鍵物證,除非晏如夢再次使用那種東西,否則誰也找不到那些毒都被她藏在何處。

皇後麵露倦色的讓眾人退下,此事她還會讓人再度調查。

晏南柯與宮祀絕告退,一旁的三皇子率先跟了出來,桃花眼微微眯著,笑吟吟的對晏南柯追問:“嫂嫂,今天我表現如何,您可還滿意?您答應我的事不會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