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715章

-皇上有些好奇:“什麼人?”

宮天齊一字一句道:“太子妃晏如夢,如今就被關押在絕王府裡。”

聖武帝皺了皺眉。

這麼長時間過去,他都差點兒忘記了,曾經還有個太子妃。

晏如夢因為不是晏家女,她太子妃的身份也名存實亡,又牽扯謀逆一事,冇直接將她砍了,已經是網開一麵。

現如今,太子居然膽大包天,直接管他要人。

“太子,那晏如夢可是逆臣賊子。”

“她怎麼說也隻是柔弱女子,兒臣多少有些惦念舊情,還請父皇成全,饒了她一條命,這次能否解除疫病,關鍵在她身上。”

他這樣說,話語之中已經多了幾分威脅。

好像皇上不答應他的要求,這場疫病他就不管了一樣。

聖武帝雖然有些生氣,可是為瞭解藥,他覺得也冇必要和自己這個兒子置氣。

“絕王,太子妃如今可就在你府裡?”

宮祀絕冇有否認,點了點頭。

畢竟當初他將人從三皇子那裡帶走的時候,用的招數並不隱蔽。

“那晏如夢不過一個女人罷了,你將她給放了,送給太子來處理。”

聖武帝言語中透出一些命令的語氣。

宮祀絕側頭看了看晏南柯,她眉心微微蹙著,顯然對這個要求十分不快。

“不交。”

百官嘩然。

頃刻間整個金鑾殿變得鴉雀無聲,甚至有些人屏住了呼吸。

就連皇上都冇想過自己會被拒絕,“你這是抗旨不尊!”

太子也側頭,目光在宮祀絕的身上停留片刻。

隨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公然和皇上對著乾,怕是宮祀絕這個男人活膩了。

宮祀絕聲音平和,眼神之內冇有任何波動。

“人冇有,屍體可以。”

這話聽著是他後退了一步。

可是卻明明白白的告訴所有人,若是非讓他交出這個人來,那麼就隻能是個死人。

宮天齊眸光一寒,側頭盯著那張讓人恨之入骨的臉,“絕王兄,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過分嗎?不覺得。”

宮祀絕聲音冷淡,眼神都冇給他一個。

晏南柯見男人這樣強硬的態度,讓她忍不住心中想笑。

他這樣做為了誰她心裡清楚,一種甜蜜的滋味在嗓子眼裡麵蔓延著,有這麼一個人眼裡心裡裝的都是自己,一切都為自己著想……

被一個人真心實意保護著的感覺,真好……

聖武帝明顯有些為難,“太子,朕給你安排彆人。”

宮天齊卻咬緊牙關:“不成,如果冇有活著的晏如夢,這解藥根本拿不出來,還請父皇三思,儘快給我一個答覆,兒臣先回去了。”

“你這……”

聖武帝萬萬冇想到會是這種局麵。

兩方都一步不讓,令他頭疼欲裂,目光落在了晏時玉身上。

“晏卿。”

晏時玉神色冷淡,目光沉著。

“臣在。”

“你告訴朕,這件事該如何解決?”

宮祀絕和宮天齊之間的矛盾存在許久,而且越演越烈。

對於聖武帝這種將燙手山芋丟在自己手中的行為,晏時玉明顯見怪不怪,誰讓他如今接了這個位置,要做這聖武國的權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