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811章

-晏南柯傻乎乎的在後麵跟著。

因為她實在有些想不起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特殊的了。

哪怕是宮祀絕提起當初,她也就僅僅記得起一點點而已。

現在還是白天,森林裡就有些陰沉昏暗。

宮祀絕一直拉著晏南柯的手,兩人步行停在一處樹叢中。

在晏南柯的認知裡,這林子裡長的實在太像了,鑽進來就分不清東南西北。

可是宮祀絕卻帶著她停在這裡,指著不遠處一個小山坡的位置笑道。

“曾經就是在這裡見到你這小丫頭的。”

他聲音實在溫和,聽的晏南柯心跳加速,她抿了抿唇角,低著頭默不作聲。

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她覺得有些慚愧。

宮祀絕摸了摸她的腦袋。

“不記得也很正常,聽我說便是。”

晏南柯點了點頭,將腦袋貼在宮祀絕的手臂上,一雙眼睛卻是再度看著周圍的一切。

八歲的孩子早就已經能記事了,而且當初晏南柯本身就記憶力很好,再早遠的一些事情都還想得起來。

可不明白,為什麼在這林子裡的記憶,竟然如此恍惚。

感受著身邊男人的體溫,晏南柯聽著他好聽的嗓音在耳邊徘徊。

“阿柯,我曾說過你救過我。”

晏南柯眯了眯眸子,“是說過。”

“是真的。”

“啊?可是……”

晏南柯咬了咬牙,她仰起頭看著他的側臉:“你曾經和那些血衛……”

如果按照女血衛的說法,那麼曾經的宮祀絕能夠在血衛之中脫穎而出,怎可能被她一個小女娃給救了。

宮祀絕明白她在好奇什麼,也冇有隱瞞的打算。

這一次講述的事無钜細。

“這菩提山脈最中心處有一座山莊,是皇室用來培養血衛的地點之一。”

當年五歲的他被丟到這裡自生自滅,和他一樣被帶過來的還有數千人。

每天的食物是固定的,根本不夠這麼多人的份,想要活下來就隻有搶。

那偌大山莊,就是關押他們的囚籠,等待從中選出最強大的幾人,成為能夠保護皇室的利刃。

這就是血衛存在的全部意義。

晏南柯瞳孔收縮了一下,她順著宮祀絕孫看的方向凝望著,不由得問道:“我想去看看,可以嗎?”

她認真的詢問,有種想要他觸碰過往的衝動。

關鍵是,她人都已經再次來到這裡了,如果不看,始終覺得有些可惜。

宮祀絕淡笑:“好,為夫卻有此意。”

他之所以帶著她來這裡,領著她回憶過去,目的也是想要再看看曾經生活了十年的煉獄,尋找一些被他遺忘的線索。

“皇上會突然將圍獵場所設置在此地,必有用意,阿柯要陪我提前去探探此地隱秘,敢嗎?”

晏南柯挑了挑眉,“當然敢。”

她彆的不大,就膽子大。

哪怕是上天入地,她也敢陪著宮祀絕。

“來,阿柯。”

宮祀絕忽然背過身對著她。

晏南柯愣了:“啊?”

宮祀絕輕輕側頭:“我揹你,更快。”

“我……”

晏南柯猶猶豫豫,不過最後她還是紅著臉將手搭在他的脖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