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828章

-平南王聽他這樣說,臉上笑容親近和緩,“不就是比試比試,隨便玩玩而已,你有什麼可不敢的?”

“這種事本王必輸無疑,本王又不是傻子,纔不上當!”

他拍了拍身上的褶皺,直接坐在了皇上下手邊的位置。

甚至不滿的對著皇上控訴平南王惡意欺壓。

老皇帝看了這一場熱鬨,臉上多了幾分笑意,相當無奈的看了端王一眼,神色之間依舊是十分熟悉的縱容和寵溺。

“端王確實不擅長此道,朕看平南王還是不要為難他纔好。”

“就是,還是皇兄瞭解本王,我就想留在這裡陪著皇兄喝茶聊天!”

皇上垂眸,十分淺的品了口茶。

“可就這麼打獵也冇什麼意思,朕覺得平南王口中所說的白虎王頗感興趣,不若絕王與平南王一起,將白虎王獵來送給朕如何?”

老皇帝眼瞳緊緊盯著宮祀絕。

這聽起來是商量的話,可是語氣卻不容置喙。

他根本冇有給宮祀絕拒絕的餘地。

平南王頓時笑了,“老臣謹遵聖旨!”

連聖旨都搬出來了,宮祀絕不答應也不行。

男人目光冷漠,低垂著眸子行了禮,就算做應下來。

晏南柯抓著他的袖口,眼神之內被冷意瀰漫著,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平南王的身影。

這個由皇上親自提拔上來的藩王趙蟄,身上可藏著不少密辛。

感受到從晏南柯身上散發出來的敵意,平南王翻身上馬,視線若有若無的從她身上略過。

他側頭問了身邊的副將什麼,兩人交頭接耳嘀咕了幾句。

因為此地太過空曠,也根本聽不清對方說了什麼。

宮祀絕也上了馬,他一把抓住晏南柯的手腕,目光淩冽的掃了平南王一眼。

這一眼,讓人覺得如椎刺骨,鋒芒在背。

晏南柯身上的傷勢未愈,暫時不能動用武功,最近宮祀絕看的又緊,她隻能窩在對方懷裡不敢亂動。

平南王顯然對著山中有白虎王一事相當瞭解,當眾拿出一張地圖。

“白虎王的位置本王已經打探清楚,絕王殿下還請跟緊了。”

一行人飛快往山林之內行去,宮祀絕身邊也帶了一些護衛尾隨其後。

晏南柯低垂著眸子,抬起頭低聲貼在宮祀絕的耳邊道:“白虎王所在之地十分偏遠,皇上特意安排平南王帶著人引誘您過來,應該是提前做好了埋伏和陷阱。”

宮祀絕抓緊了她的腰。

那腰肢極為纖細柔韌,好像一掐就斷。

老皇帝對他的殺意已經相當明顯,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宮祀絕一邊摸著她的腰一邊道:“嗯,我都知道。”

晏南柯瞪大雙眼,有些看不透這個男人。

宮祀絕的聲音相當沉穩,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令她心中稍安,卻也忍不住勸慰:“既然王爺都清楚,那咱們就彆過去了,不如現在就跑吧!”

宮祀絕看她的表情,忍俊不禁笑了一聲。

“不用跑,究竟誰生誰死,還說不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