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937章

-“怎麼不合理了?”

她話音剛落,宮殿門外就有一道身影大步走了進來。

晏南柯眼睛頓時一亮,一看到男人,心裡就忍不住湧動著一種甜蜜。

她捧著鳳袍對著宮祀絕比劃了一下,“你也不解釋一下,鳳袍做這麼早乾什麼?”

宮祀絕親手將鳳袍接過來,然後將晏南柯轉過去,將其披在她身上。

看著鏡子裡那張如畫的臉,俊美無濤的男人唇角微微揚起,就連那雙鳳眸都輕柔的彎了彎。

“很好看。”

晏南柯看著自己,頓時有些臉紅耳熱。

後麵還有不少宮女下人呢,馬上要當皇帝的男人卻靠在自己身邊誇獎自己,她即便是臉皮厚,也有點兒受不住。

推了推他的手,晏南柯低聲道:“還是先把登基大典辦了,封後的事情可以等等再說。”

“等?”

宮祀絕有些疑惑的側過頭。

“為什麼要等?”

看著眼前人灼熱的眼神,晏南柯都覺得自己心跳加速的厲害,都熱的要冒泡了。

“這種事不是還得商量一下嗎……”

“跟誰商量?”

宮祀絕的臉色頃刻間沉了下來。

那張原本還帶著和善笑容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危險的光芒。

抓住了晏南柯的手臂,宮祀絕聲音壓低,卻帶著不容置喙的語氣:“我想讓阿柯立刻成為我的皇後,難道你不願意嗎?”

晏南柯感覺到了男人心中的想法,這會兒突然間有些哭笑不得。

好像她如果回答不樂意這三個字,就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隻是,她怎麼可能拒絕他。

“我當然……是願意的……”

宮祀絕親了親她的耳朵,恨不能立刻將人抱走。

他想了想,伸手揉了揉她另外一側的耳垂,睫毛低垂著。

“這幾天都冇怎麼見你,很忙嗎?”

晏南柯看著他有些委屈的表情,心裡莫名有些心虛。

“我是看你忙,所以纔沒打擾你的。”

宮祀絕不解:“打擾?”

晏南柯道:“你要準備登基大典的事,到時候那些在外的元老們都會回京,包括幾位藩王,到時候你肯定要提前準備應對的法子的。”

聖武國變天,肯定有人在偷偷觀摩。

一旦發現聖武國出現任何漏洞,她相信敵國纔不會給他們反應過來的機會。

大漠和東延國一直都對聖武國虎視眈眈,身為新皇的宮祀絕,哪裡還有時間陪著她。

宮祀絕垂著眼睛,身上的氣息有些落寞,不高興。

他忽然認真的道:“阿柯,這皇位對我來說,什麼都不算。”

這話令晏南柯氣息一頓。

她將手搭在他的手背上,看著鏡子裡麵兩人相互依靠的身影。

她心中內疚不安,覺得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阿謹,你不想當皇帝?”

宮祀絕搖了搖頭,“不,隻是皇位不過是一種工具而已。”

是他用來保護心中重要之人的工具。

否則,他也不會一直默默推波助瀾。

權勢也好,皇位也好,對於他來說,都比不上自己在乎的人重要。

因此,他會欣然接受,卻並不會因此失彼。

晏南柯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才長處了一口氣。

“如果你不願意,說出來,我永遠站在你這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