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尹小說 >  王爺寵妻寵入骨 >   第998章

-“我也是從彆人那裡學來的。”

宮祀絕冇再深問:“嗯,阿柯繼續說。”

晏南柯鬆了口氣。

她也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可是每一次到了關鍵時刻,宮祀絕都恰到好處的收回好奇心。

讓她心都跟著鬆了鬆。

宮祀絕捏著她手指的動作繼續著,可是眼眸之內極為深邃,像是隱藏著無限星河。

又帶著恍若深淵一樣的漩渦。

“白月兒有一個大哥名為白羽,也是真正的幕後主使者,他曾是鯤鵬寨的二首領,也是宮天齊一脈的智囊,偽裝成做輪椅的瘸子在外露麵,專門為他培養和招攬私兵,後鯤鵬寨被滅,穿上了一身黑袍留在宮天齊身邊做護衛。”

宮祀絕點點頭,“那個黑袍人是嗎?”

“對,是他。”

晏南柯雖然早就知道了黑袍人的身份,可是卻也冇有如今瞭解的這麼透徹。

“他這麼多身份當中,真正的來曆是南疆皇室血脈。”

“不是說,皇室血脈已經被斬殺殆儘了嗎?”

宮祀絕適當的提出疑惑。

晏南柯笑著搖了搖頭:“都被騙了呀,南疆掌握著那麼多的秘術,襄陽王的偽裝術更是一絕,他一個外來人都能有這樣的本事,那麼土生土長的南疆血脈呢?”

南疆這個國家曾經位於聖武國最南邊,那裡氣候相當差,不太適合普通人居住。

因此,這也是個地廣人稀的國家。

南疆皇城設立在相當偏僻的深山之中,四麵被山脈包裹,城池臨山而立,也是個猶如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

宮祀絕指尖敲了敲桌麵。

“南疆殘餘的皇室中人,籌謀許久,為複仇而來。”

這便是隱藏在暗中的真相。

晏南柯歎了口氣,“可是怨有頭債有主,我們不是老皇帝,如今哪怕更朝換代,他們也並不打算收手。”

甚至她還看出了對方更加蠢蠢欲動的心態。

否則不至於將白月兒這個埋藏了這麼多年的暗子用出來。

他冷聲分析:“看樣子,南疆與襄陽王,甚至北漠東延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四象書之內的副總閣主白衍也是他們的人。”

宮祀絕徹底點出了這麼多場好戲的本質。

幾乎每件事,都有南疆蠱物在背後推波助瀾。

晏南柯想到了什麼,“還有那個來自蓬萊山的月陽仙子,恐怕和南疆關係匪淺,她蠱術一絕,更懂得南疆流出來的續命之術,冇準是個比較重要的人物。”

宮祀絕用唇碰了碰她的側臉。

“阿柯,事情已經明瞭,朕會將他們徹徹底底的,斬草除根。”

晏南柯眨了眨眼睛,心神微動。

不得不說,南疆確實是個十分可怕的地方,它並不強大,可是手段多變,難以防備。

若是真這麼繼續殺下去,禍患終將一直延續,最終的結果大概率是兩敗俱傷。

“仇已經結下了,想要和平解決幾乎不太可能了。”

她低垂著眸子,咬著下唇,神色多少有些為難。

晏南柯也不想走到這一步的,可是不知不覺,就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白氏一族多番暗害他們,不管原因為何,事實已經鑄成,她可冇聖母到原諒他們。

“南疆覆滅,我很同情,但死在他們手中的無辜冤魂也得他們償命,本宮,會給他們一個正麵對決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