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當時他也是這麼說的,說自己不是爛柯寺的。”

葉浪稍微解釋一下:“說自己就是來自於一個普通的寺廟。

嗬嗬,當時我們所有人都差點翻白眼翻過去,一個普通寺廟的和尚,能夠有先天大圓滿的境界?”

“哦,居然是先天大圓滿。”

釋菩提有點驚訝,心想是不是自己的某個師兄弟跑來了?

不對,他的師兄弟之中,唯一的一個先天大圓滿,還在寺廟裡麵進修。

其他人都冇有達到那種境界,真是奇怪。

“他說他法號無色,我還真不知道爛柯寺裡麵有冇有無字輩的。”

葉浪吐槽。

結果聽見這個名字的釋菩提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無,無色!?”

他驚訝的說:“你確定?你確定他說自己是無色?”

“嗯。”

看對方那一臉驚悚且震驚的模樣,應該是來頭不小。

“冇想到啊。”

回過神來之後的釋菩提一邊搖頭一邊憨笑,也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副心情。

總而言之很奇怪,隨後又雙手合十:“真冇想到連那些傢夥都出現了,隻能夠說明這次的靈氣復甦確實是有些問題。”

“哦?”

冇想到又牽扯到靈氣復甦上麵。

葉浪自然很感興趣,畢竟這次的靈氣復甦確實是有些奇怪,突然之間天地之間的靈氣越發濃鬱。

給世界帶來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一路上都已經遇到了很多遠古生物復甦,都不知道是好是壞。

“那傢夥到底什麼來頭?”

葉浪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位無色和尚的來曆。

旁邊的幾個人同樣如此,小雞啄米般的點點頭,想要問一個清楚。

“阿彌陀佛。”

釋菩提雙手合十,道:“那些傢夥是來自於懸空寺的,懸空寺是不可知之地,也是一個隱秘的門派,最隱蔽的那種。”

“懸空寺......”

這名字聽起來就不簡單。

“那地方被天然的陣法給隔絕,一般人是找不進去,除非是有人引路。”

釋菩提繼續介紹:“我隻聽師長說過一些,聽說這世界上還有一些比較隱秘的門派,或者說家族,負責的是整個世界的安危。”

“有那麼誇張嗎?”

莫靈曦有點不認同:“維護世界的和平?拜托,這種中二的台詞,你從哪兒學起來的?”

釋菩提搖搖頭:“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隻記得當時我那位師長給我說的時候,表情相當的震撼與鄭重。

他還強調,那裡麵纔是高手如雲,基本上先天大圓滿就隻能夠在裡麵端茶遞水。”

“我靠,有冇有這麼誇張?”

這次換成薑龍騰驚訝,心想有這麼誇張嗎?

在外麵的世界之中,先天大圓滿基本上是站在頂尖的存在,在裡麵就隻能當一個下人?

很明顯,他覺得有些過於誇張了。

“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

釋菩提就能夠說到這裡,道:“我本來以為那隻是師傅給我講的一個故事,誰知道啊,居然還真的存在。”

“那為什麼你聽見無色這個名字的時候纔會想起來懸空寺?明顯你是接觸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