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危機暫時解除,卻不代表著,冇有了任何的後顧之憂。

所有人的臉上,依舊是被一股悲傷的情緒給籠罩,更是懷念三清道長等人的風姿。

三清道長他們犧牲了,英勇就義,對於整個處境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當天晚上,帳篷裡麵,幾位重量級的人物再度聚集在一起,想要商討一下接下來的應對策略。

不得不說天堂聖主確實太變態了,幾乎可以一人抵得上一支軍隊,簡直誇張。

會議室裡麵,明明已經人到齊了,過去了幾分鐘之後還是冇有人說話。

氣氛相當的壓抑,確實被打的有些慘。

最終還是葉浪率先打開話題,道:“當時是我們被牽製住了,否則一起聯手,不一定就打不過天堂聖主。”

“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

張斬魔語氣悲涼,還在懷念自己的三清師公,道:“我們必須得對得起三位前輩的犧牲。”

“是啊。”

現在這種時候就需要主帥打氣,楚衛國鏗鏘的說道:“隻要咱們眾誌成城,絕對能夠停下這一場危機。”

話雖如此,但,該怎麼來度過呢?

好像情況有些不妙。

就在這個時候,薑武那邊打了個電話,楚衛國接通,並且開了擴音。

“喂,我是薑武,你們那邊的情況怎麼樣?聽說已經有超燃濕地的人過來助陣。”

楚衛國隻能夠語氣平靜的回答:“今天戰況慘烈,好幾個先天境界,大圓滿的人都死了。”

“哎。”

電話那邊稍微沉默了一會兒,果然就冇有抱太大的希望,他隻是歎了口氣,道:

“通靈境界,恐怖如斯,實在是冇辦法。

我這邊還好,來的也都不是什麼主力軍,能夠抵抗的,隻可惜你們那邊要遭重。

需不需要我們支援一點?”

“不用了。”

楚衛國當時就拒絕:“你那邊也是需要人手的,何況,人來的再多也冇用,現在已經不是數量能夠改變結局的了。”

雙方又繼續聊了一會兒,彙報一下情況,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整個軍營裡麵又陷入了一點點安靜之中。

眼看著所有人的臉上都冇有太多的激情,葉浪站起來激勵道:“各位,剛纔我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白天的時候我們之所以被打的落花流水,就是因為被逐個擊破。”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知道為什麼天堂聖主會選擇在一旁偷襲?而不是選擇一個人正麵單挑我們所有?

那是因為他自己都冇有太大的把握。

也就是說,我們一起聯手還是有機會的!”

“......”

葉浪的話雖然有一些道理,但是,還是冇有能夠完全調動軍心,冇辦法,誰讓之前的經曆太過於震撼。

“各位。”

葉浪繼續鼓勵,道:“如今就算再怎麼悲傷也冇用,那些傢夥不會因為咱們悲傷,就會選擇手下留情。

目前越是這種時候,咱們就越要頂住,大不了18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對!”

鐵牛率先響應,道:“現在已經是退無可退,無論做出什麼的情緒,結局也是不會改變。-